2010年1月6日 星期三

點玩港奸?

要對付賣港既友仔、點解唔先組織全民罷賣樓、罷去百佳、罷用網上行、中銀戶口全部取消迫佢擠提、低價盡沽中資股票質低股價、搵人封住解放軍軍營靜坐抗議唔俾軍車出入、全民只用女皇頭硬幣、罷抽新股、集體放棄焚燒特區護照、倒垃圾落金紫荊朵花度、熱賣港奸啤牌、集體上中華旅行社聲稱投台離共爭取政治庇護…

唔駛下下肉搏,但又可以宣示不滿,仲過癮!大家有咩攪作,不妨大發!無聊當認真,快哉!

1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孫子兵法有云......
"故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分之;敵則能戰之,少則能守之,不若則能避之"

十則圍之, 香港有這個十嗎?

上篇文章已有此問題, 此篇更從根本上無視了參戰的人數...實在太天真了點

我會選擇屈原式抗爭多於這種效率極差的和平手段

嚴櫻 提到...

匿名:
這回倒是你想多了。
我想,我倆討論的分歧,在於我不覺得就高鐵這單一事件來虛張暴力,我已經不太願反覆強調:我從來沒有否定暴力,非常時期非常手段,自不待言,問題是不應由抗爭者搶先宣之於口。而你們的想法是:高鐵事件訴諸暴力,可能是日後漫長抗爭的序章,放眼未來要用非常手段之可能,就不覺得今次高鐵有人宣稱要以暴力行事有什麼不妥,是反映現實之必然。

Richard Dawkins說過,要領導或聚合一眾無神論者,就如"herding a group of cats",我等所謂支持民主爭取民主者,何嘗不是?各有各獨立思想,各有各信仰偏執,各有各一廂情願。不論是言談或是文交,我們都不自覺傾向引申、宣揚自己的觀點,而忘記理解、參透對方的想法--我沒有說暴力一定不可,就有人說我云云﹔我不過說不值得為高鐵動武,又會有人質疑我對抗爭天真太過未有兩手準備。彼此偶然抓著點皮毛,就順乎個人理解,自顧自洋洋灑灑,卻走不出斷估的界限。結果?就是反覆的釐清及重覆的誤會,卻討論不出個什麼所以然?每次回應,都言不過是反覆重申自己的意見。

或許出於本人筆拙,反覆申述,閣下總是不甚理解,總偏於自說自話,我實在無可奈何。戲言當認真,認真的卻又看不出真正的低蘊,這就不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了。

效率極差?成效我知什麼,抗爭談什麼效率,我倒未聽過。屈原式抗爭?屈原除了猥自狂屈地死lur,不見得有過什麼抗爭。他很可能視自己不過盡臣子的責任即管一勸搏搏而已,看不出抗爭了什麼。他投江亦不是要威脅楚懷王,純粹悲忿莫名,自己死了,沒害任何人。上篇有問題?對不起,我從來不會說自己一定對,所以亦不會動輒按個人主觀想法,指摘對方有什麼問題。一日未成事,一日未有機會印證想法,任何人都可以說其他人的想法有問題。

引用孫子兵法,作順口溜尚算不差,我不置可否。若硬要拋書包:"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謀,其
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先不想有什麼上善之法,動輒干戈﹐下下之策。

我只覺得:在香港,民主的抗爭,是一場民心、信息及道德主導權的攻防戰,它不是一個實實在在有碉堡有山頭的戰場,有得你調兵遣將。用兵?誰是帥?誰是兵?誰敢妄自做帥?誰又甘心做兵?民主陣營內,誰統率得了誰?

與其將爭取民主看成一場硬橋硬馬的戰爭,倒不如視之如電視台之較勁:觀眾七百萬人是觀眾,而中央就是一個財雄勢大、有慣性收視、廣告商其多、壟斷所有明星公司的大台﹔泛民?則是一個節目多元、有一定口碑,但偏偏勢孤力弱,只得靠變陣出招方有出路的細台。細台可以把握大台開始為青年人所厭而竭力爭取,必要時可引入新思新想以壯聲威啟發思維。創意,可以無極限,但也得顧及實際觀眾的感受及接受程度,創新中不脫離群眾,以圖搶灘,迫對方變陣。對方肯向好方面變固然好,若愈變愈趕客,細台就能有機反敗為勝,先搏一兩個小勝,再徐圖大計,未嘗不可。

vvip 提到...

咩都無用 咩法都無用 唔比'東江水'就乖乖聽話(係我博已經寫過).呢的就係 吹咩 態度.
匿名..你亦都唔使拗 因為你諗野方式唔同方向.等於抽水事件 各持己見...道不同不相為謀.

匿名 提到...

blog主:

我倒不傾向引古言作順口溜...

十則圍之很明顯先要有兵, 既然你亦承認民主眾無法全數統率, 自然不可能用你提出的杯葛戰術

"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my opinion:
上兵伐謀是為五區總辭 (原諒我對名字不太介意)
其次伐交是為八十後苦行甚麼甚麼
其次伐兵是為元旦之役
其下攻城則的確是流血事件了

我的感覺是其實我們有做事情的, 政府不理罷了, 只好採取下策
孫子兵法雖言之為下策, 卻未言其為不可

八十後黑衣女子之言...我們年青人沒有耐性
效率是以少可戰多
效果是能撼動多眾 (敵人也)
只要任有其一, 只怕我們就會行動
生命也不可貴, 何況只是流血?

當然有blog主等保守一點的想法支援, 亦屬可喜

(其實在下想法亦相當恐怖?)
先聲明我沒參與任何行動~ 但想法實與大軍一致

嚴櫻 提到...

若然"適當時候可還以暴力/濺血﹐不作無謂犠牲"是保守,我倒樂於保守。

匿名 提到...

同意

同樣地我的意見只是不輕率流血就叫好
其實並不代表該組織不會輕率行動的

大概我的桯度是比blog主更進(激)一步, 但仍保留作最後手段 (當然亦是我心中的理想)

不過我覺得高鐵不行動似乎沒甚麼其他可以行動了, 五區總辭輸了總不能去抗議吧?

所以底線是高鐵的最後一秒, 同時也是流血的起跑線
(當然前提仍是我會行動)

無謂犠牲方面當然不用擔心...我們沒有屈原那麼善良的, 問題只在你覺得該事(如高鐵)有沒有價值

題外話:

今天某新聞有言八十後走向兩極化...但我同時是兩極化的人, 以前是御宅族, 現在是典型八十後(思想上), 其實會否只是一極化?

大概我是在唐英年微笑或再早一點點(事件忘記了)轉變吧, 之前也已在林忌blog留待一年多, 但未轉變 (大概也有路過此地)

匿名 提到...

其實嚴兄說的方法,亦都有問題,錢從何來?但如果你要攪中資銀行,特別係某一銀行,因為很多人在該銀行有戶口,只要號召到幾千個人,再分為五區至十區,每區幾百人集中到一間分行,集體取消戶口,這是最低成本的抗爭行動,這個行動所造成的震撼,必然在各大報章頭條出現。
這個行動最大的好處,只需要每個人花一些時間取消戶口,再將啲錢存入其他銀行而已,絕無其他成本。不知各位有沒有興趣玉成此事呢?

匿名 提到...

有之極矣, 但我不是中銀
公司是?

嚴櫻 提到...

匿名:

我其實贊同林忌所說,無必要再分六七八十前中後,基本上有良知求公義都會反對,頂多手段有別,說不上為之"極"。所謂"兩極",不過是消極和積極罷了。係庸人劣政迫成,倒覺得不甚稀奇。

至於提款問題,或者可以這樣,若干分散十九區分行各自開戶,多少隨意,繼而眾首一日一齊到總行取消戶口也行--畢竟都是為make noise。不過我覺得燒特區護照的象徵意義大,一齊上中華旅行社求台灣政治庇護的信息也強。

本屬"戲言",當然並無細思。然諸君既然有意,亦不妨嘗試。

匿名 提到...

嚴兄:
燒特區護照同上中華旅行社求政治疪護,係象徵意義,但係中資銀行取消戶口嘅行動可以做成極大震撼,而且你講得啱,如果無戶口,咪花幾百元開個戶口囉,再集合一日去取消戶口就可以啦,呢個係現實意義,可以做成一種社會震動,本小利大。

匿名 提到...

有人有興趣發起請通知一下~ 定必參與

講住咁多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