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9日 星期五

五區公投無懼割喉

文化大革命期間,共產黨員張志新順從良知,力批當時極左思路及毛澤東的個人崇拜,結果受盡折磨。傳聞處決前,毛澤東侄毛遠新授意行刑者割喉張志新,以防她臨死大喊反毛口號。

今天,割喉換上流會,手段雖異,目標類同:日前建制派議員集體離場,成功阻止五位總辭議員發表離聲明,成功 “割喉”。多數輿論不但未有譴責,反而稱讚議員離席令議事堂不為小數人利用,大撈政治本錢,推動港獨云云。筆者冒昧而問:為何建制派藉立會程序表忠,就是正義﹔總辭議員借議事堂明志,就是無恥?社民連過往做法粗野,亦不過是阻礙官員發言,卻落得破壞立會尊嚴的罪名﹔建制派今天雖然來得彬彬走得翩翩,可是他們不是三人,而是幾十人有組織有部署地集體離席,留下一個陳鑑林指揮若定,壓制五位民選議員的發言。如果前者會令立會蒙羞,難道後者就不是對立會之侮辱 ?其間有議員高喊公投等同港獨,斥其可恥﹔若然總辭可恥,何解貴派仍有人對出戰與否懸而未決,不一下子大義澟然拒絕再玩?啊,筆者忘了,阿爺未有定案吹雞,為臣者豈能踰越,擅作威福?

尤其令筆者憤恨者,是離席議員中不乏民選議員。哪怕政治理念迴異,他們若然重視直選議員的象徵意義,就該同氣連枝,本著等對民意的重視,留席不走。總辭議員一日未正式退任,一日還代表著近十萬選民,建制派民選議員今回公然蔑視,就是忤逆他們背後代表的十萬民意。相比於社民三子不過大吵無民意基礎欠港人支持的庸官劣吏,罪大屬誰?

一向標榜和諧者,是建制派﹔跟總辭議員劍拔弩張者,也是建制派。視公投純為補選,是建制派,罵公投是港獨,又是建制派。一時扮神,一時造鬼,時而充作好言相勸大義澟然,轉頭又口蜜腹劍惡言相向。明明盡攬政經機器兼背靠祖國雄起,建制派竟還要螳臂擋車的總辭議員皆為虀粉,割喉異見,再煽民情於不可收拾。敢問他們家傳的 “理性溫和”,丟到哪裡?

前有高鐵,後有離席,建制派壟斷權力打壓異見,其跋扈昭然若揭。今日的立會,恰如法國大革命前夕的三級議會 - 中央是君權神授的路易十六,土共乃揚奴媚共之修會教士,商家專才則屬予取予攜享盡政經利益之貴族,獨獨是第三等級的普羅代表備受盡打撃污衊,連發言機會都欠奉。這個立會,已不再是人民的議會;它不過是一個要人民在投票日定時SHOW UP履行公民責任、卻著著剥削公民權利及利益的分贓俱樂部。五區公投,將議會還予港人,將決定權奉還群眾,縱不能一蹴回天,也是石破驚天,當家作主與一奴永逸之對決,就在今朝。公投是自行我路,不是文革的大腦公,建制派割得一個張志新,只會生出更多更多張志新,令專制鯁喉。一切,有賴港人的良知與公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