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1日 星期一

千步笑步半

立會議員罵戰,有人譏之為國際笑話,甚至影響總辭。
論譏笑,豈會及得上某行政會議成員大言不慚,大喝: “咁北京咪出兵囉!”?既為行會一份子,行會代表政府集體負責,此言是否意出政府,表明政府必要時會向人大申請要求出兵鎮壓本質溫和、動作有限的所謂亂子?筆者終於明白:建高鐵為啥?就是方便祖國解放軍荷鎗實彈,瞬間坐車到港支援駐港部隊鎮壓示威衝突。出兵不用循序漸進,乾手淨腳,人大 “認為可以”即是 “可以”。血腥鎮壓由大陸全套移植香港,香港當真沒被邊緣化!

立會尊嚴?非全民普選,分組點票,無權提交私人動議,利益集團安插護航,發聲有餘,監察無力﹔政府親疏有別,立誓不共戴天,民選議員追擊政府,為為親中或隱共輿論一律斥為為反而反、別有用心,罵個狗血淋頭。所謂尊嚴,早就為權貴爬剥活吞,怎一兩句惡然相向了得?

既然親早陣營樂於誇張香港亂況以討邀賞,筆者亦樂意援引台灣暴力議會一例。很簡單,中華民國立法院首宗事例,可上溯於上世紀八八年民進黨立委朱高正毆打立法院長劉闊才。暴力為何?皆因當年隨國府來台的立委無須經任何選舉,任期無限(與現時各式功能組別議員萬世一系,所謂選舉不過圈子圍威喂何異?),票數全為國民黨掌握(立會何嘗不是顯共隱共林立?),別派立委不甘民主花瓶猥自枉屈,唯有訴諸暴力爭取注意,以行動警醒人民留意體制之不公。賣港賣得風流倜儻溫文爾雅,也是賣港﹔為公義真理惡言相交,也是正義。今天民選議員伸張民意,難道只有束手就擒,就偏不能激烈反抗?議會既再不容民意置喙理性討論,謾罵總勝過一言堂—因為有良知有是非,才還會懂得罵、會動氣﹔要心平氣和,北韓議會就會。能夠止於輕微肢體或語言以顯體制不公,已算克制﹔動輒喊出兵的一群,親手砸壞一國兩制,憑什麼說什麼尊嚴笑話,憑什麼一千步笑步半?是誰在激進?是誰在煽動?

筆者甚少置評民選議員如何—什麼樣的選民,自然選出什麼樣的議員,千怪萬怪,都是罪在民身。嘲笑立會,還不是在嘲弄自己的無力和無能?要爭公理,要用腳、用手、用心,不能假手於人,看輕自己綿力委曲求全反射性犬儒,沒資格笑人。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米田共嘴炮南傳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