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4日 星期日

公投聚義全民連枝

五義聚首,仗義公投,公、社執導,全民參演,另謝土共友情客串推波助瀾,日內上畫,社運誓起波瀾。

義者,宜也。五區公投,是中央跟特區政府經年逼迫港人、剥削民主的必然結果。遠至釋法,近至高鐵,特區政府小圈子假借港人之名,連番賣港媚共,脅港人猥自枉屈,為阿爺的一泡小尿感恩戴德。矢志民主的港人,十二年來明明不曾劍拔弩張,卻換來建制連番惡言相向,迫弱勢多數無限退讓。五區公投,就是不願作奴隸的人們的絕地咆哮,志在打破一貫消極抵抗,反守為攻,藉全民參與伸張民意,向中央高壓說不、向政府背港說不、向賣身當奴說不。民意定音一錘,便不容得有心人再假託共識未成,妄稱港人無志民主真普選。

「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是五區公投的議題。真普選者,乃不容少數人票外有票,實踐全民權益均等,而非政權所倡之 “平衡各方利益”或 “均衡參與”— 試問有啥比全民一人一票更均衡? 從高鐵一役可見,志在“平衡利益”、實踐 “均衡參與”的小圈子功能組別,先罔顧反對者的合理建議,再玩直選議員於股掌,見利思遷,一意孤行。參與均衡,只換來既得利益者的分贓均勻,只換來利益嚴重傾斜。妖鏡在前,現實己不容任何義憤填膺、顧念未來的港人置身事外。既然政權偏聽信謅,一心君臨天下,港人只能自行我路,藉公投發聲。

民意,是極權的天敵。打手日內必然盡出,一邊以點攻面,對總辭議員及其黨派極盡詆譭污衊﹔一邊在港人面前大義澟然,一副 “一心為你好”的慈祥嘴面。公投未至,已見總辭議員辦事處受襲,已見個別議員要安排妻兒舉家避禍,免受株連。敢問誅心總辭的一群:若然總辭別有用心,五位議員何必冒一舖清袋之險,白受普天蓋地的揶揄威嚇? 明明可以靠爺聽封受賞,又為何偏偏以卵擊石?千山獨行, 全因他們心存對專制的義憤、對公義民主的嚮往,是在現實世界裡彌足珍貴的理念。只有心無良知公義、滿腹計算之人,才不願相信世上利字以外還有良知,妄將義憤當私怨、公義當私利,一概誅心。士為知己者辭,五義之慨然,既源於對民主的忠貞,亦因深信港人會同氣連枝,共同承擔。他們先以退席的犠牲,向市民投以信任的一票﹔祈求的,不過是選民撥冗一投。

十二年的忍辱負重,磨出一劍教專權大亂的五區公投。它既是高潮,亦是抗爭的序章。參與公投,是為了體現理念、傳承後代、以及不負多年為祖國民主捨命犯險、作過更大犠牲的同胞。來日公投,就請港人振臂一投一take過,破天荒,看天威是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