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2日 星期五

消極理性與積極理性

史達林友人聞知自己將被處決,嚇得淚滾涕流,急急走到史達林前苦苦伸冤。史達林看見友人面容扭曲,依然鎮定。他瞇縫著眼,蹺起鬍子笑道:
“我的友人,黨永遠是對的,不是嗎?你不肯伏法,不就是說黨做錯了嗎?不是叛黨了嗎?只有你慷慨就義,才能顯示你對黨至死不渝的忠誠呀!你忘了你一生都為黨奮鬥了嗎?”
友人聽罷,連連叩頭,淚眼交連地酬謝這個報黨的恩賜。一切,都來到順理成章,理性非常。
理性,回歸歸常用於各派陣營之攻訐,政府勸喻反對派要 “理性”,反對派煞有介事強調理性,生怕臉上會烙個 “不理性”的刺青。然而理性從來各自表述,一切寄之 “權宜”。
對於專制政權而言,民眾樂於受制、甘於剥削、對政事置若妄聞,終日飲飽食醉,就是理性﹔存心反抗,夠膽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反客為主,以圖顛倒既有權力分贓,就是不理性。就如打慣妻子的丈夫忽見妻子反唇相譏朝己吐沫,咬定對方就是失心瘋—在丈夫的認知範圍,妻子捱打乃天經地義,任何反抗盡皆徒然。他不曾想過妻子的還擊,乃受壓迫之極致的正常表現。他只知道:反抗,就是不理性。
政府高調勸喻反高鐵者理性克制,自己卻戒備森嚴劍拔弩張﹔個別傳媒批評示威者意欲暴動,落筆處又極盡嘲諷詆毁殺氣騰騰。笑人瘋者卻不見正常,皆因反高鐵者就如不明道理的史達林友人和不受本份的妻子,竟敢想反抗已有的決定、忤逆既定的規制、確立自己的想法,一語貫之,以下犯上。行動激進與否,其實次要,單單是敢懷抗衡建制的不良心態,在建制眼裡就是不穩、動亂、阻礙和諧、拖累發展的禍根,是非理性的與天爭勝。政權要的,不是這種由下而上的積極理性,而是消極理性 – 短視、以利為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享樂有餘議論不必、怠於民生公義。港人只需安心做個好食客,其餘一切大廚話事,滿意最好,餵飽也行。
回歸十二年,特區政府為鞏固權力 “積極理性”。在多數人的 “消極理性”下,政府 “理性地”奉迎中央賣民自裁, “理性地”利益輸送攏絡商賈。最終是縱容商人不合理地取民自肥,令普羅市民承受不合理的管治和剥削,人權自由被不合理地剥奪,令香港走入政不通經不振的無天埋困局。反抗,就是要理性由被動變主動,重奪推動、決策社會的主導權。為整體為自己為長遠計,這才是真正的理性。受苦十二年卻猶望生天自開畏首畏尾,任人愚弄魚肉,這才是真正的不理性。

2 則留言:

M.Wong 提到...

寫得好。

甘於賺錢吃飯拉屎過世的人多,但敢於說良心話的人還是太少。

希望能繼續多看你的良言。

匿名 提到...

commie doublespeaks must be read in reverse.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