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2日 星期五

萬方有罪從來朕躬

中共治民兩大方針,是不能亂和不妥協。使軟派錢不能,就變面使硬,這邊廂口蜜腹劍顧左右而言他,那邊廂天威震怒萬箭齊發。前者提醒翼下 “識做”,後者恫嚇普羅升斗。管大陸如是,治港亦如是,亙古未變。

港人的特立獨行,可算是中共畢生最大的統治考驗之一。對於慣於待民如妾/婢的政權而言,既然什麼都給了香港,香港人為什麼還不滿足,還是不願馴服?是貪得無厭?是別有用心?是針對中央?就如乾隆皇為從新疆擄來的香妃搭滿亭臺樓閣,卻未見伊人有半點歡容,惹得十全老人既羞且怒。他到死也是不明白:香妃不再,皆因她此生只得身鎖寶月樓,無復浩瀚草原的自由、策馬逐草的奔放,所有教香妃雍雅姿嫚、留香牽魂的ESSENCE,一如香港過去珍而重之的法治與自由,都黯然消失於極權的自私與壓制。

因為一廂情願,所以愚眛﹔因為妄自尊大,所以惹來不滿。中共習慣培育愚民、統治愚民,對人權意識根深蒂固、西方自主思想滲骨入髓的港人,也得一籌無展。期間有心人或護主心切,或急於表忠,每事口出狂言,連番侮辱港人的智慧和決心,結果煽起民意。民意一熾,本來偏聽的中央也就更手足無惜,一時忙亂再加小人唆使,就唯有誅心胡思,緊遵兩大方針劍拔弩張,一心決戰。而決戰的手段,亦不外乎將全民不滿縮窄為少數人別有用心及受人利用,這邊廂以點攻面,詆毁抺黑﹔那邊廂又對全民大裝 “一心為你好”的慈祥口面,説為和諧為發展迫不得已、治國安民捨我其誰。假若依然平息無望,中央就會篤定全民冥頑不靈,一於強藥逼攻,迫特區強硬處置。必要時高鐵運兵鎮壓,快捷方便。

回歸十二年,港人一直溫順良善,比任何自由社會的人都馴良。論政窒人怨,絕對罪非港人。相反是中央對港人戒心未止,私心作祟。十二年不識溫柔、不願體諒,三番四次脅特區政府賣民、漠視利益輸送籠絡巨賈,抓小數勞役大眾。明明不曾真心託明月,卻怨人教他思慕照溝渠。怪只能怪以弄奴為樂的政權,物以類聚近朱者赤,統治智慧無所長進。強人所難,是任何有思想的港人不能真正心繫家國的原因。

1 則留言:

J.C. 提到...

主流媒體及相當多未有參與活動的人士,對今次的示威引發的事件定義為"暴亂"及"80後問題"。但由於普遍大眾對多元社會資本發展缺乏思考,未有對集體行為的形成過程擁有基礎認知,所以當社會出現與主流價值觀及生活方式不一樣的反叛行為時,拒絕持有一種寬容的態度對待這些社會活動,反而傾向擁護官僚主義,導致社會活動更趨激烈及令到抗爭行為擴大到生活每一個層面。

以下是北京大學汪丁丁教授於 2008 年發表的一篇文章,透過社會物理學的基礎,再加上美國社會學權威學者 Mark Granovetter 於 1978 年發表的論文 《Threshold models of collective behavior》,清楚指出愚民政策與社會動亂兩者之間的互動關係。

希望能透過你對以下資料的分析及理解,把這個理論套入到香港的現狀,令社會大眾關注最近的社會運動現象,是由政府的政策與手段所造成,並且指出市民拒絕多元化社會及擁護官僚主義會導致的惡果。我希望有更加多的學者及社會人士,可以透過不同的渠道,引領更加多的市民從新思考自己的立場,加入並援助社會運動從而改善社會不公的現象。

愚民政策与社会动乱
http://old.cenet.org.cn/cn/ReadNews.asp?NewsID=26607
(繁體: http://goo.gl/bDlQ)

Related:
《Threshold models of collective behavior》
by Mark Granovetter
Scholar: http://goo.gl/LuUO

http://qzone.qq.com/blog/622006067-1263122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