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6日 星期六

是誰邊緣化了誰

高鐵能否令香港不被邊緣,無人知﹔但在整件事件中,民意和民生,是邊緣化的唯一受害者。
一切,其實很簡單:政府洗我錢 “碌”我咭,一擲就盛惠六百九十九億,港人意見紛紜、錙銖必較,是應份兼合理。反高鐵,不等於反發展﹔香港需要發展,但不需要一個明明取之於民,卻又非以民意為本、民生為念的工程,為發展而發展。
高鐵真的能令普羅受惠?試想一下:假如“一日生活圈”當真會令更多同胞來港睇樓買名牌,高鐵何嘗不會方便港人北上飲食消遣?同胞滾滾,只道肥了名店豪宅﹔可是港人上湧,卻肯定苦了本地小本經營。立會的功能組別,絕大多數支持興建高鐵—原來這種均衡參與的結果,就是利益無分全民均霑,甚至傾斜。參與均衡反令利益不均,還要問筆者為什麼堅持真普選嗎?
高鐵上馬,反對聲音不絕。親早輿論循例師公上身,對運動骨幹的八十後尤其口諸筆伐,將對公義、民生的執著,一律降格為 “無位上”的不忿,為反而反。坊間另有建議,政府亦一副 “朕即民意”的態勢,充耳不聞,未顧及一地兩檢等法律問題,就只顧催促交錢放行。結果是什麼?菜園村村民猶如三峽同胞,要為一個成效成疑的所謂發展犠牲自己,舉家遷徒,一下子摧毁經年苦心,而大部份港人亦要不明所以,無端被迫落搭。最後就是七百萬人用血汗錢扯高樓價,從此望塵莫及,居住 “邊緣化 ”﹔富者不來港人不睬,攜手趕絕小商戶,謀生“邊緣化”﹔西九設站惡化交通擠塞,吊腳麻煩,往來需要“邊緣化”﹔噪音頻生廢料滿盈,生活環境“邊緣化”﹔客量成疑回本難料利息成本一年億計,後代福祉“邊緣化”﹔但求表忠以高鐵撮合中港姻親,犠牲無數,良心良知“邊緣化”。一條鐵路,不單解決不了香港邊緣化的主因-盲信高地價,沉迷金融炒賣,實業不拓,只道中央提攜接擠,自毁法治獨立,典當民主自由,更令港人貼錢自困邊緣,憑什麼要港人不反高鐵?
一語貫之,高鐵的真義,就是讓少數本已極富的人繼續無窮無盡地富起來,換取對政權的簇擁,讓商政聯手直到永遠,操盤全港政經,勞役大眾。這,就是法西斯。今天反高鐵,不止是反高鐵之浪費不當,反政權之獨斷專横,反地產商無低貪婪,反非民為本的發展,它更是為良知而反。良知不分六七八十前中後,官逼民反,站出來,是責任,是承擔,是交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