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5日 星期五

有這麼複雜嗎?

我單純地認為:用意識形態形容高鐵抗爭,是將事件複雜化。

一句到尾,其實就是良知與貪婪的爭戰。

以事論事,反高鐵者的理據,其實不無道理,問題是個別傳媒不願承認反對者是一群會思考、會分析,會參考數據資料的整體,只著眼於他們抗議是柔還是剛,冠之什麼憤青、激進、非理性之名。有心人可曾想過,反高鐵,同樣來自理性思考?八十後真的不經大腦,為反而反?

當然,事件最主要的導火線,是高鐵彰彰明甚的利益輸送,以及政府獨斷專横,完全當民意無道。政權一味妖魔化,將反高鐵者冠以憤青、反發展之名--他們何曾想過,憤青的憤,可以是合情合理的義憤﹔一個取之於民卻非民意為本民生為念的所謂發展,憑什麼要我夾錢?在位者只問收益不問良知,不代表其他人同樣欠缺良知,不等於挺身維護良知公義的人就是異類、就是攪屎棍。手段或柔或剛,不足以否定背後的理念。錯就錯在有心人只著眼於手段,妄想藉批評個別抗議者的手段,抹黑、推倒所有高鐵的道德及實際理據。

或許是我天真,我只覺得高鐵事件是良知的爭戰。有良知,有承擔,就該抗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