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2日 星期二

代佘若薇寫- 假如我是土共

一年來,總辭一甚嚣塵上,直到近月,社民連及公民黨開始明確為總辭站台,惟兩黨似未就總辭信息有任何共識,除循例喧囂外,議題依然糢糊。據港大民民意調查顯示,市民對總辭未見踴躍,總辭依然是少數人聊以自慰的器物。

要抗衡總辭眼下的虛火,簡單不過﹔先說公民黨典型書生,言大於實,一嚇就縮,兼與怒漢型的社民連八字相沖,各自選民基礎南轅北轍,事出權宜,終必渙散。唯獨是社民連,只要針對其一貫負面形像再無限放大,總辭必然會因其激進、頑固、莽撞、擅搗的負面形像而蒙上污點,屆時一下子為全民摧拉枯朽,總辭不攻自破。

近年雖云社民連迅速冒起,在所謂八十後一時無兩﹔無奈,今天的香港依然由八十前掌托,且中央、特區、商賈、左派等愛國陣營同氣連支,固若金湯,盡握政財要脈,少數八十後之新生代就是接受現實歸化社會,就是為巧言令色所蒙於一時,訴諸激進行動。香港人一向特重理性、和諧,明辨利之所在。他們明白民主普選的最終目的,到頭來亦是社會繁榮人人豐衣足食,跟祖國宏願如出一轍。況且香港始終寄人籬下,還得跟在祖國後添福添壽─就連全球各國都審清形勢投懷送抱,精明港人哪有不明之理,甘願在背後抽祖國後腳?所以真正瞓身所謂總辭者,相比全港市民,必屬少數。

既屬少數,那就易辦:凡面對普羅市民時,反總辭者只須反覆提醒:從元旦遊行之情況可見,社民連及其黨羽,不過鍾情亢奮、莽撞,以為搗亂就是抗爭,衝突就必然是抗暴。試問現在是誰 “暴”了?假如社民連今回能夠藉總辭以挾民意,說不定他日其立會之議席會乘勢增加,日後議會只得淪為異獸馬戲團,充斥踩台污衊、嘩眾取寵之詭詐雕技,防礙議會做民生實事,挑釁政府人民之對立。他日議會只會淪為台灣純技擊非議事之議會鬧劇,成為最差最差的民主體現,是港人所願否? 況且社民連眼下不顧當前嘯過後民生有待復甦,竟忤逆當日許以選民的承諾,舉眾鬧事,不單純為一己之所謂英雄氣慨而棄兵曳甲,更甚者是置民生於不顧,對立法會、選舉、選民,以至民主制度,極盡侮辱諷刺。港人重視民主,但不等於容許民主選出這些以行動推崇民主為表、忤逆民意為裡的所謂民選代表。假如總辭議員真的崇尚民主,就更應該以民意為念,對議席珍而重之,在一國兩際的框架下努力做實事拼民生,以乎絕大部份港人的當前意願。既有民意調查彰彰明甚,社民連一意孤行,反就真正是顛倒民主之真義。

穩定民心後,反總辭者不宜如以往鼓動左派人士指點港人,以免予有心人口實醜化﹔宜轉向本地學術界埋首,試圖拉倒總辭在知識份子間的支持。期間中央不妨公開讚揚民主黨之離棄總辭大公無私,實乃大義,一來分而疏之,以彰泛民分崩離析兼陷民主黨於兩難﹔二來大顯中央胸襟。必要時更可招民主黨之意見,按情酹量收改政建議。

而反對總辭之理據,必須針對總辭之內容:即總辭流於虛談,不過烏合一時亢奮少數牽頭,無議題、無方案、無策略,不單令港人無從投票,更會令中央無所適從,令雙方的溝通及信息更趨混亂,無益共襄善舉,攜手邁向普選。再說總辭之勢劍拔弩張,茅頭直指中央,一副不容退讓轉圜之架勢,實置中央於無運轉之地,進而硬砌中央一個漠視民意的惡名。試問此等逼迫,中央那難含屈?一語貫之,所謂總辭根本就是以虛張之聲勢,藉少數一時之亢奮與惶惑,置雙方皆無可退讓之餘地,妄想寧為玉碎。兩黨目的是1)將中央妖魔化、離間中港之終極目的,以及2)奪去民主黨在泛民固有領導地位,不惜以分裂泛民票源之手段奪權奪勢。香港人重理性、磋商,知識份子既為港人民意之垂範,實該認清事實低蘊。若這回讓社民連成功將挑戰中央、踩台中央與所謂合理抗爭、義舉等概念不加思索地掛勾起來,屆時妖魔化就真的大功告成。試問以後中央與港人何來再有共商共諒之餘地,香港如何還容得下中央一貫好意的諄諄善誘?民主普選如何開出一條康莊大道?

為免總辭虛耗社會元氣,為免擾攘錯失恢甦契機,中央當真要當機立斷,港人理龐認清是非,哪怕不擇手段,也以港人為念,切實做好宣傳及溝通工作,一舉揭破總辭的假道學,還港人一個邁步全球獨有中國特色--即利益均霑、均衡參與之民主的真機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