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9日 星期六

就這樣十年

過去十年,香港甫離亞洲金融風暴,再逢科網、911、新股、H股、細價股接力爆破,至海嘯近乎沒頂。今天樓價沸揚,堅利系數高達0.53。

除了經濟的切膚,港人的思想價值,在短短十年間亦屢受衝擊。

視作必然的言論自由,曾一度成為急功政府的貢品:政府無視沙士過後百廢待興,一意孤行,強立廿三條,最終迫出五十萬人上街抗議,用腳戮破政府一廂情願的夢樂園。你以為民意可以令政府清醒?可是它不到黃河心不死,直至陣前有人倒戈,方悻然收兵。然而七一總算拖了兩高官下馬,擱置立法,算是難得的大勝。

這些年裡,"愛國"兩字,已不再是單純對山河文化發乎內心的愛。如何愛國,有人出面指導,當面糾正。他們有何資格定性"愛國",你不知道﹔你只知他們要你黨國兼愛,否則就是不愛國、假愛國。他們不是比你有錢的商賈巨富,就是比你更蒙 “主”恩的親中悍將,前者本是共產主義之天敵但"迷途知返",後者則以歪論歌頌奴主宣揚奴性。他們會提醒你:政權殺過人?你要釋懷瞻前﹔政權毆打記者?你要體諒接受﹔你執著於公義自由?就是冥頑不靈,破壞和諧。你不明白為何總得只自己釋出善意,卻不曾見政權和衷體諒,只知待港如妾,一味CEPA自由行。告訴它民主普選最實際,它會怨你不識抬舉人心不足﹔想嚴正表態宣示民意,它又會視之為挑釁要脅,劍拔弩張。一個標榜人民當家自主的政權,幹嗎害怕人民?你不明白。

十年來,司法獨立摧拉枯朽-人大會如常警告你:基本大法,都得按立法者原意解讀。可是何時需要解讀,要按人大心意﹔解釋是否真為立法原意,它也是說過便算。法律服務政權,一切事出權宜、一錘定音--球證既判馬勒當拿手球作準,就不容異議。你或會疑惑:人大否決07/08普選斬釘截鐵,解釋循序漸進又為何支吾以對?是的,你又不明白。

零五年,起首躊躇滿志的他,也是最該問責的他,終於受千夫所指,腳痛下野。你記得,你恩喜若狂過,以為真的變天。由根正苗紅換上前朝鷹犬,投票的同樣是那幫當初押錯寶、挺錯人的八百壯士。他,少了愚勇,多份機智,劈頭就識向老闆承諾自己會"做好呢份工",一份薪酬比美國總統還高的筍工。你以為他多少該沾有港英遺風,總該可以為香港帶來轉機﹔可惜偏偏就是他和後來暴脹的班子,在泰國丟下你、在政改拖垮你、起鐵路陰乾你。金融風暴正熾,雷曼顧不了你,勉強湊夠六個兌現成疑的產業,更是純粹哄你。六四定案如何,他代表你﹔要跟中央反映普選訴求,他忽然不代表你。老人想領綜援,要諸般審查﹔無厘頭送你慳燈膽,卻樂此不疲。掟蕉大罪,狗噏有理,疏者例必誅心,親者多多益善—沒錯,兒媳考試一TAKE過、半身不遂可傳火矩、公家出錢培訓政黨新晉、地產商可跳層鯨吞高幹黑金、豪宅印花稅有拖無欠。左手一味搾祖國奶水,右手推本地自住客和股票散戶同大陸大款對賭 。何是一旦中央止尿時該作何辦,你不知道,他都不知道。

這十年,後生當災:第四代繼續為上代擺佈,哪怕是天之驕子,會計七天無休,醫生超時無償,律師置業艱難。大學生升學同胞優先,中小學生照樣為語言原教旨主義折騰,先成母語表忠之祭品,再為微調亂點鴛鴦,不計教學成效。朝令夕教,長官自感良好,卻餘學生中英俱敝,師生受熬輕生。

該死的,長命百歲﹔不該死的,紛紛猝然而逝。香港幾許披金,也隨著張國榮、梅艷芳、王霑及肥姐等離世、皇后碼頭的搗毁,隨隨剥落。換上的,是欲蓋離障的o靚模、五音不全的歌手、表裡不一的新星,還有銀霉銅臭的西九,一律內容空洞、千萬打造的吹氣人形夢境。不論集體回憶當中的集體是否有你,你也不得不承認:芳華,確已絕代。

過去縱難回首,港人卻絕對無愧:奧運東亞運成績卓絕,英詩數學連獲殊榮,光纖之父成就顯揚,南亞海嘯、四川地震、台灣水災、沙士期間助人自助,百分百港人錘鍊打造。政府有負港人,港人卻無愧己身﹔管治華光雖盡,人性光輝猶旺,面對內外折騰,港人靠不了政府,只得憑如常的堅忍和變通,在別人股掌間自行我路。

留下,沒有思念,只有無奈,只有不堪。這就是香港的十年。香港就如一隻頻臨絕種卻受困籠牢的黑熊,每天肚腹都得被強行抽出血膿交雜的膽汁,養別人之天年。牠雖未得憐憫,雖哀嚎仍然,但堅忍仍然。一隻眼睛或許青光惡化,四野無視﹔可是餘下的一顆,卻隱隱流著對未來、公義、自由的期盼。

2 則留言:

vvip 提到...

嚴兄,
一篇用 '心' 寫出來的文章 會轉載左我博
ok?

嚴櫻 提到...

vvip:
樂意之至
不過傷春悲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