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8日 星期五

好個電車男

不用分六七八十前中後,反,因為中央與政府倒行逆施﹔反,因為港人還有良知。

觀乎當下,中央要權宜,左派要便宜,港人要公義,彼此根本無妥協之餘地,只有恃強凌弱的歪理。中央長久視廣泛民意為小數煽動,恒常以戰鬥心態敵視,無心疏導,只知分化殲滅其於萌芽時﹔親中者壟斷天地線,誇張敵我分裂,大放厥詞,污衊民意,藉此搶閘表忠,討權力乞憐賞賜。餘下港人飽受勞役,為劣政摧殘,為貪商奴役,年年進貢,卻歲歲零餘。所謂天恩浩蕩,無半滴滋潤大眾,卻教天賦人權公義民主,或為巧言令色偷龍轉鳯,或為粗暴干涉硬搶強劫,申訴無門,反抗受靶。

就像一個在港鐵給痴漢上下其手的妙齡女子,碌山之爪明明扯衣解扣,她卻只聽到背後的襲襲乾咳。望著列車閘門,車廂外一片漆黑,玻璃倒影著一個個驟看衣冠楚楚、花枝招展的乘客,不是把頭栽進免費報紙,就是對著手機竊竊私語。明明在倒影中跟他們有過眼神交接,明明曾經回頭向他們示意求救,可是有的別過頭來,有的聳著肩,四眼一接,立時詐作不知,眼珠如彈子瞟到老遠。她想掙扎,想大喊,但又怕大嗌會蹂躪更慘,怕大嗌也無人理會。扭動身軀奮力擺脫,反令對方興奮莫名,扭纏更緊,抓得更實。她近乎窒息,意識漸次糢糊,腦海竟不期然浮起電影裡見義勇為的電車男—沒錯,就是被上代看扁、被諷不務正業只識埋怨的八十後電車男—可惜她等不了。昏亂間,她全身早已動彈不得,整個人,整張臉,都給狠狠壓在列車閘門。眼前隔著玻璃,還是無盡的漆黑,始終等不著埋站的一刻。

港人一向溫和理性。今天怨憤抬頭,當政者不問港人歷年委鬱,不問削民自肥的劣行,卻為著攏絡少數鞏固統治,公然倒果為因,將責任全推於少數人 “頑劣”和 “別有用心”。想要普選民主,政權只會告訴你: “你的人權只限生存!”﹔商家大款會教精你: “Arbeit Macht Frei!”/ Work makes you free!,不是跟著一隊伐木鑿石,就是排在另一行等毒氣沖身。你的善意,只會被視為懦弱﹔你的躊躇,只為被視為膽怯。一廂情願,讓他們可以繼續借花言巧語玩你於股掌﹔心繫家國,只道是你自願賣身火坑的憑證。現實是他不過當你是一絕對服從的玩物,只想一逞獸慾—沒錯,你習慣理性,未想過要極端至咬舌自盡,但他不是沒有弱點,不代表你不能反抗。一切只在乎你敢不敢、願不願瞄其私處大腳踢去。不要怕,錯不在你﹔反正你不反抗,他還以為你慾仙慾死,下場沒兩樣。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1. 燒特衰護照

2. 取消中資銀行戶口

匿名 提到...

LOL at the chikan analogy, but a great analogy nonetheless. All these communist scum have done is basically violating and raping Hong Kong's well earned reputation for the past 12 years.

PS For you to use such an analogy, I wonder if you have been playing those H games or watching lots of AV lately?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