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7日 星期四

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

歌手陳淑樺有一名曲 “夢醒時分”,其中兩句歌詞是 “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

一如所料,中央受軟不能,吃硬不得﹔使軟,它只會反過來伺機陰乾掏空,誓要你歸服翼下﹔來硬,專制繫於強勢,但見以下犯上,必然劍拔弩張,打嚇攻訐絕不手弱。不過是旨在明確表達民意的總辭方案,就夠中央磨牙厲齒,原形畢露。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有賣法背港前科,今回她梁太君再挾專權欺壓港人,狐假虎威,聲稱人大常委不曾決定香港可於2017、2020落實雙普選,只是認為可行,並大摑特區政府巴掌,指港府方案若然有違中央長遠政策,人大未必備案通過。言下之意即是:哪怕總辭民意一面倒,特區政府都不能私下順應民意修訂政改,一切還是中央人大說了算。莊嚴決定竟然淪為文字偷雞,一句到尾,就是打定輸數,索性把心一横吹風探路,先封蝕本門。

梁太君指人大否決2012雙普選,皆因市民無共識。先說中共支部在港根深葉茂,兼收巨豪富賈,稍見勢頭不對,就能立時啟動輿論機器造勢抗衡,將明明是小數vs.多數誇大成壁壘分明僵持不下的嚴重分歧。共識,根本不是人民的共識,而是中共的共識 - 人民版本一日不符中共主流,中共就樂意一直文攻利誘,分化民間共識,直至其屈從中央,全港一言。至於所謂 “話改就改,如何向13億人交代”:三峽工程上馬,中央不曾向十三億人交代﹔江澤民在位時私議割地予俄羅斯,有跟十三億人交代否? 一地普選自決,先有基本法保證,後有政權連番言之鑿鑿,何解忽然扯上了十三億同胞? ”認為可以”不是一個決定?明明認為可以,是你﹔但威脅不備案批准,又是你﹔面對民心相向,不思撫慰順應,反而一心以”非不能也,非不為也”推諉,還妄想保留親建制、票外有票的特權階層功能組別分化港人(連23 條都過不得,中央還說功能組别23年行之有效?),行其有中國特色,即無民主特色的普選制度?先撩者賤,事實擺在眼前:不是港人有負中央,而是中央甘為壓總辭一時,失信於港人於永久,侮辱史無前例。何以中央如此明目張瞻,因為它很清楚:抓得緊香港政經命脈,餵得飽官商,馴得了羽翼,其餘七百萬人皆可不理,即管任其喧囂。” 你說你嚐盡了生活的苦 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 你愈蠻進莽撞,朕就愈是強硬,樂得跟你曠日持欠,看誰挎得了誰。未醒的港人應該看清:中央絕不容許你以任何舉動反客為主,採取主動,任何不知自量、不識大勢的行踁,任何既有劇本以外的情節,都是燈蛾撲火,都是激進。

任政府唾面自乾猥自枉屈,任港人善頌善禱搖旗吶喊,中央不信任,就是不信任,不給就不給—哪怕是天賦人權。筆者早言,民主抗爭根本就無所謂溫和激進—因為對中共而言,香港是要受管而非共管,只要夠膽向專制提出訴求,不理軟硬,都是對專制的挑戰。為免在下者得一想二得吋進呎,中共不是不給,就是給你個半生不死,總之不如你願。說我們不要激怒中央,敢問中央除了送金送銀當港人作妾待來養,何曾顧念過我們的所思所想?如果這是誠意,世上還有什麼惡意?如果這都喚不起你的義憤,香港還有什麼讓你有期盼的可能?今天港人要問自己的,不再是以何種方式抗爭,而是是否繼續抗爭。不爭,大可樂個溫飽度日,無所用心﹔要爭,接近公投的五區總辭的是最後殺著。既然中央交不出一個序來讓港人漸進,憑什麼說港人自行我路是激進?早知道 “總辭”總是難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何必在意那一點點溫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