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6日 星期三

無腦先要見血 - 23條時未駛死,你高鐵黎話要死?

立法會財委會會議在即,反高鐵行動亦如箭在弦。網上有一人數已逾800的群組人聲稱 “已準備動及流血”,抗爭到底。

這八百壯士是何來歷,筆者未曾細考﹔筆者只知:暴力,不應宣於反對者之口。

高鐵撥款涉利益輸送,固然大事,但它是否嚴重得要以性命相搏? 先不置暴力之可否,筆者愚昧,只知觀乎近世,抗議者訴諸暴力之事例,僅見於一連串民族獨立運動、宗教戰爭或反全球化運動,如以色列立國前,猶太人採取恐佈活動,迫使當時管轄耶路撒冷的英國疲於奔命,最終不得不撤出以色列諸地。及後的巴解、法搭克、真主黨、阿蓋達,以及一九九九年西雅圖世貿會議外牛全球化人士的暴力行為,嚴重程度雖差之毫釐,但至少層目面是放諸民族、以至全球,而非一隅之一時民生。不論閣下將高鐵看成是單一事件還是民怨沸點,恐怕不至於要以暴力及性命相脅 -- 至少在廣大特重理性的港人眼裡,宣揚暴力已經不容﹔尤其是僅為高鐵撥款一事而動武輕生,就更是近乎荒謬、愚昧及瘋狂,或英文解釋,暴力是“Disproportionate”。

抗議者想以弱勝強,依賴的是民意,是人民的同情和體諒—因為難聽點說,你只以為賤命一條不怕死,在政府以至公眾心中,你動輒以死兼藉破壞相脅,同樣都是死不足惜。你根本無能力、亦沒資格以暴力威脅政權。一時意氣,只會給政權落以重手打壓的口實,得以連人帶事妖魔化,串連民意攻訐,令運動自絕於世。不論任何社會運動,對手可以是政府,但目標一定要是民心:是要藉鼓動民意間接迫政府屈服,而非自顧自硬橋硬馬跟政府對撼。再者你要暴動,受災還不是街上的升斗市民,是一群你聲稱要代表發聲抗爭的市民? 假如純藉民生發洩個人對現世的不滿,就請不要借高鐵、社運塗脂抹粉,亦不要推諉於社民連或其他相對溫和的團體之荼毒。

暴力如何能鼓動民意激起民忿,只是參考近日的伊朗便行:捱棍、受打、中鎗…只有政權以不合常理、異常極端的武力去對付手無寸鐵、生死間被迫挺身反抗的人民之時,暴力才會 “湊效”,讓抗爭者可抓緊道德高地,置政權於不復。一語貫之,只有政權用暴力威脅你,但你絕不能先用暴力恐嚇政權,否則人民沒必要支持你這個本質與極權無異的團體。印度聖雄甘地宣揚的非暴力抗爭,和平為表,裡頭其實亦是軟性挑釁,想迫政權按捺不住出手逞兇,達不戰而屈人之志、藉群眾不滿反過來壓迫政權退讓之目的。對任何以弱制強的抗爭,軟性挑釁,讓極權率死自暴其兇,都是鐵律。

既然罵得出對手是冷血狗官,就不該將自己拉至跟狂犬惡狗的層次,一心互相廝咬,妄想至死方休,故作壯烈。跟看見電視出現非洲土人露點便投訴淫穢的人無異,你不用為高鐵喊生喊死。無人要你、亦不需要你為高鐵如此怒髮衝冠。你的頭顱和熱血,只會成為專制藉口戡亂保安的藉口,只會令香港的民權民主再遭扼殺,扣在頸項的吊環再次收緊,要七百萬人的民主跟你陪葬。

12 則留言:

kks 提到...

鬥爭的失敗不單指正面戰場失敗

更多的情況是失去了發動鬥爭和鬥爭方式的選擇權

吾聞文事必有武備. 武事必有文備
沒帶武器, 你是來投降的嗎?

嚴櫻 提到...

kks:

點會無選擇權?只要你肯做,只要你說服到群眾係義舉,應做兼必須做,只要行為合法,只要不畏首畏尾虎頭蛇尾,不論你總辭定跪地,點做都可以!

問題是唔係樣樣事都兼有文事武備,"文事必有武備. 武事必有文備"呢類口號式雞精智慧,未必放諸四海皆準,一時思想鬆懈,明明可文攻卻搶用武嚇,反會引火焚身。高鐵一事,究竟是不是要去到動武咁誇張?廿三條你都未洗動武,你高鐵黎話要死?有無咁荒謬?

kks 提到...

1. 見的血通常都係手無寸鐵的人的血. 堅持和平抗爭的人通常都不明白他們選擇的爭取方式代表咗請人來鎮壓他們.
放棄選擇權即是係人地定既時間定既地點做出佢地定既抗爭方式. 即係佢睬你都有味既健康維權活動囉.

2. 文事的武備係指國家暴力機器(原本用呢個講法既人既意思..) 基本上隨著公民或者個人的覺醒同埋行動升級. 先使用武力的一定係國家機器.

有d野唔係你唔想就唔會發生.
如果發生流血事件就係爭取既人冇腦.
即係話用武力鎮壓人民抗爭的人不會有錯<-這種也是一種一廂情願吧?

kks 提到...

返番而家既社會狀況.

以高鐵為例. 1月8日既抗爭手段其實升唔升級, 只要未到有人死既程度. (當然佢地當唔當香港市民係人又係另論.)
根本就唔會改變任何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分配決定.
(其實好多時候人死咗都唔會改變到d咩野)

係可見的將來香港的維權行動一定會步步升級(我都唔講民主運動勒.). 你或者任何人都唔會提議未來的「失敗者」上京告狀吧..

結果就係大家要有那種情況的心理準備.

引頸就戳定係準備定保護自己的手段就自理吧!

嚴櫻 提到...

"如果發生流血事件就係爭取既人冇腦.
即係話用武力鎮壓人民抗爭的人不會有錯<-這種也是一種一廂情願吧?"

我指既係抗爭者主動挑釁以致浴血…我唔明你既講法點解會忽然變左"用武力鎮壓人民抗爭的人不會有錯"?策略上抗爭者做左傻事,同武力鎮壓錯對風馬牛不相及。甲蠢點解會代表乙啱?我唔明。

仲有,我唔係反對升級,升級係必然,總辭都係一種升既表現。問題係點解一下子你就會諗到死人呢個骨節眼?點解會諗到局勢一定惡劣到要死人不可?同埋死左人係咪就等於佢死得其所,死得有意思?有咩人有資格慷他人之慨,期待有人去送死?

嗰情況就似,你明明擦傷膝頭,搵水沖下,發覺仲痛,就連搥話要要做手術割左隻腳因為情況一定會惡化到有生命威脅,中間無諗過擦紅藥水、貼膠布、敷石膠。究竟情勢係真係惡劣到咁,定係有人妄想逼害?至少特區政府未敢亦未至淪落到暴政既階段,你以對付暴政既手段對付佢,係咪到頭黎俾佢有理由藉暴政既高壓手段對所有人?

香港人出名大驚小怪- 唔係會而家天下太平,而係高鐵一事,唔值得以動輒去死、想死既心態去推動。一旦一廂情願,將自己看神風特攻隊,就會下意識地去尋送死既機會,去印證自己的壯烈--問題是,為小事送死係不必要係無聊係愚昧。樣樣事都諗到死,咁就咩策略都唔駛諗,係一種逃避思考、傷人害己兼不負責任既行為。

唔好因為小事不順,就咁快諗到自己窮途末路,要拚命一搏。清醒一點思考多點,總有出路。以命相抵,係defeatism。

kks 提到...

1. 任何形式的抗爭都係理由充足的主動挑釁
而且某d人一早聲明咗咩叫主動挑釁在中國土地上係隨佢定義
(回歸以來警察搞和平示威人士唔係一次兩次, 對某些政治形式來說. 和平示威同暴力示威根本沒有分別, 所以話達賴絕係恐怖份子 係冇錯既)

2. 遁序漸進既行動升級係無用. 因為其實你係人地計算之下升級你既行動. 五區總辭有可能成功, 就係因為你既行動佢計唔到.
我甚至可以講「正常」既升級流程之下. 抗爭者流血也是無用(最好既例子就係VIIV), 因為係佢決定既地方佢決定既人以佢決定既形式(打靶?碌豬?)流血


3. 暴政之所以為暴政. 唔係因為有或者沒有反抗者. 而係冇反抗者願意冒險, 所以它才能一步一步咁成形. 如果佢冇打算成為暴政. 出事都唔會成為暴政.

如果香港政府想要施行暴政. 咁咩叫官迫民反? 就係佢迫到你不能不反嘛.


最後都係果句
唔諗唔代表唔會發生.
雖然我都覺得未係時候. 但係社會環境已經孕育咗一班咁既人出來. 無論你覺得佢地幾愚蠢都好. 出事都指日可待. (或者講係2010年之內..orz..) 而且係香港既範圍內應該都唔會有食花生既空間...(所以我先覺得你呢兩篇文令人扯火,)

嚴櫻 提到...

kks:

我並非抱食花生既心態。我就係唔想一下子出現呢d無意思既極端行為,所以先出文,搏有心人睇下會冷靜。閣下既言流血事件遲早發生,又喊大家該有心理準備,究竟係邊個食緊花生?有人衝動,我想勸勸,然後你批評我勸黎無用仲勸係把鬼,係食花生? 咩邏輯?

嗰問題都重係:以高鐵一事而言,官根本唔係一定迫得成,但有人就搶先以死去反,我覺得唔應該。我講一時,你就講到彼時,話類似情勢係必然,倒頭來批評我呢個妄想改變呢個勢頭既人?

匿名 提到...

(中聯辦) 彭清華 :希望市民可在, 在理性及平和的氣氛中表達意見。
vs 梁文道與陳雲《讀書好》對談

http://www.openbooknet.com/blogs/u/maple/2009/03/24/-5448

梁:但你覺得自己跟香港社運圈有點不同?
陳:對,跟這個圈子還是夾不來。雖然我搞保育,但我不主張和平手段。
我主張暴力,若要保衛天星碼頭,用刀槍手榴彈去保護才能成事;即使不攻擊人,也要在自己身上淋一罐汽油,坐在那裡手執打火機,等警察過來。
只要有一個人這樣做,整個工程就一定不能實行。越南戰爭當年也有人如此,為何不這樣做?

梁:你自己會這麼做嗎?
陳:如果我相信那一套,我會的。但我覺得那件事不適宜如此犧牲。

梁:但是我們一直都很怕很激烈的行動和暴力,無論任何社會運動亦然。
陳:就是那套公共語言或公共管治方法令人很顧忌,很恐懼使用暴力,即使是民間仗義的暴力大家也怕。

梁:你覺得一個威權去到極惡劣的程度時,革命是必要的?
陳:對,革命是必要的,流血是必要的,殺人是必要的。

梁:你不覺得殺人有問題?為甚麼?
陳:如果世上有一些壞人,當然最好的方法是去感化及宣導他,令他返回正途。但如果不能快速地阻止一個壞人或一個大集團的惡行時,那便需要殺戮。
我在德國聽過一些教會人士說,如果當年可以一槍打死希特拉,任何一個基督徒都應該開那一槍。你想用愛、宣傳和教化的方式改變整個納粹黨,很困難,或者等到你成功改變他們的時候,他們已製造了很多災難。

梁:這是否道教比較特別的地方?
陳:道教不特別痛恨殺生,沒有這樣的禁忌。在佛教中這是禁忌,寧願自己死也不能殺人。

I agree with 陳雲 .

嚴櫻 提到...

匿名:
好簡單,一句到尾:
暴政施暴人民,人民絕對可以回以暴力。
但人民不應先以暴力相脅。
一. 假如明知暴力行為根不為群眾認同,為什麼要搶先使用暴力?請留意:關鍵字眼是"搶先"

二. 點解要待對方拳腳相交方還以顏色?因為假如政權不問情由率先使用武力,即代表政權根本已經無意讓步、妥協或磋商,是政權狗急跳牆,主動放棄文明方法解問題。既然事情再無轉彎餘地,人民當然不能夠引頸就戮--因為這個政權已經不容人民再有任何期盼,再盼只是天真愚昧。不到政權發狂不動武,皆因想將暴力手段拖到最後,避免因為一時意氣,放棄或忽略任何可以減低損失、避免傷亡的方式。

三.點解無人肯以命保護皇后碼頭?因為抗議人士心底明白,碼頭再珍貴,都並不值得以命相搏。相比碼頭,社會還有更多民生、公義值得佢地留著性去抗爭。一言貫之,碼頭根本未重要到值得有人去為佢死。同樣,我自覺高鐵並非大到一件要去以死相脅的事。究竟而家高鐵係唔係一定過硬?點解唔可以同反廿三一樣組織大型遊行日已繼夜?普選政府就話無得讓,呢d純粹威喂利益輸送,佢可以唔退讓咩?中央會為高鐵一事做大動作干預咩?

唔係唔俾你用暴力,但係請深思熟慮,目的、手段、後果、意義諗清楚,唔會殺唔著禍首卻累及無辜、係唔係純為自己逞英雄故作壯烈、用暴力會唔會反而令自己既行動上污點,到頭來拖垮之前所有做既野。唔好妄想迫害,冷靜咁一個真正值得獻身、重大既議題去獻身,否則暴力同死亡,不過是逃避同不負責任。

最後那些宣揚暴力的人,請你自己都要有咁犠牲既決心同準備。唔好慷他人性命之慨,只識背後鼓吹,只識放長雙眼。將心比己,你自己肯咁去做,先好話俾人聽暴力係必須,死係必須!唔好喺度食花生,期待有人出事,可以將運動帶到一個你理想中既高潮!

匿名 提到...

"已準備暴動及流血","抗爭到底"

我看不到有任何輕率行動或流血的意思

輕率流血當然弱智, 但參與該群組卻是另一回事
兩手準備有何不可

嚴格來說本來就是一種警告, 並不希望真的輕率流血, 只是政府毫不理會, 當然演變成"一上來就流血"了

blog主只怕是想多了, 起因是怕該組織想少了

嚴櫻 提到...

匿名:
倒覺得你講得有理--我想多了是肯定的,希望他們真係吹吹。為高鐵流血暴動,唔值得!

匿名 提到...

我的意思不是他們只是吹吹~ 而是他們懂得把流血當成必殺武器, 存有而有效但不會輕易使用的最後武器

用不用是另一個問題, 如kks所言, 要打仗準備武器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