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日 星期五

無病呻吟二

香港社運多年凋敝,未見應有之聲勢,在於大部份港人太過理性,理性到近乎不理性的地步--應該義憤填膺的,置若妄聞﹔無須過份惱怒的--例如店員不願給一個水盤,就老羞成怒。相比於八九前後東歐人民所受之壓迫,我還嫌港人壓迫得未夠,以致不願挺身反抗,繼續跟專制和稀泥。

香港人,難得比同胞擁有多自由人權,但偏偏就貪生怕死,連表態都畏首畏尾。就算年年對六四罹難者三跪九叩,都無顏面面對佢地。

今日好喇,為爭普選上街,聲勢尚算浩大,當中主力更是廿來歲的份子,大多親身經歷過香港走過衰敗,兵來將擋,勇猛無擋。話佢地激進,我唔覺有幾激,就算激,都係中共迫出黎,係你當初用高壓手段夾硬壓制,就無資格怪人以相應的態度反抗!

寫了一篇有關死刑既文章,網上有人批評,diu,死刑咩咩咩,咁坐監都無威嚇架啦云云。無錯,我既意思係,嚴刑峻法唔係萬能,唔一定能夠阻嚇有心人犯案。監禁對於某d人而言,係一個反省的機會﹔對異常重犯而言,監禁係一個保護廣大市民身家利益的懲罰方式。你問我,做用咩公帑供養班殺人強姦犯,我會話:政府以死刑對待重犯,是自打嘴巴。你話班犯由佢死,我會反問,馬多夫呢d所謂投資者呃人億萬,受害人包括二戰受害猶太人基金,死人冧樓唔止千百,點解又唔話判決死刑呢?雷曼害到有人跳樓,使唔使要搵人填命?點解又唔見有人話燒死佢地?直接捅人要死,間接害人就唔使死?再者,案件有可能錯判,死囚有可能無辜,寧縱無枉,死刑根本唔應該存在!

新一年,新抗爭,我既目的,就係繼續做一個為千夫所指既良心BLOG友,講真話,做實事,歡迎批鬥。真理愈辯愈"掹",唯望火氣不減,怒筆綿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