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 星期三

回應劉迺強先生二十二日“這是公投別笑死人了!”一文

十二月二十二日,劉迺強先生於信報撰文一篇,題為 “這是公投?別笑死人了!”。文章批評總辭主題不清,兩派對總辭是否等同公投態度存異。礙於香港投票率普遍不過四成,劉先生指總辭不但無法清晰界定勝利之定義,即使出現所謂大勝,亦頂多代表約一成二市民之意願,不配稱之為反映全港市民之意願,公投作用等於零。更重要者,什麼事也是阿爺說了算,中央的決定絕不為總辭所推移,港人只得尊重接受(或引頸就戮?)。

先說總辭之主題。筆者同意,參與總辭的兩黨必須就主題達成共識,讓選民有一明確清晰的議題,以茲決定。兩黨絕不能倚賴總辭予人的模糊印象,妄要選民按個人理解自動歸邊,否則就是有違總辭本意,即明確向中央反映港人訴求。港人及中央屆時只會同樣無所適從,或讓有心人藉辭“無所適從”,否定總辭結果的意義。

其次是何謂勝利。將勝利以得票率或得席數目量化,一來是讓民意有據可憑,以來是免得任何一方輸打贏要,最終流於拗數,無益民主發展。參照過往各方之得票率,劉先生強調總辭補選頂多反映有一成左右選民支持總辭兩黨,無礙大局。劉先生既明選舉之 “限制”,筆者倒樂意勸他倒戈支持立法會六十席全數一人一票的全民真普選,以六十人六十票代表全港七百萬,屆時意向定必了然,免卻四成並非全部的煩惱。

香港並非北韓,投票率總不會達百分之百。選舉既非強制,選民自然有權選擇投票與否。就以閣下的四成投票率為例,即顯示有近六成合資格選民因不同理由,主動放棄表態的權利。從他們的選擇所知,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們對議題不置可否,沒甚意見。既是如此,我們也有理由將注意力局限於一批身體力行、切實以投票表態的合資格選民,以他們的意見為民意唯一的依歸─這是任何民主選舉的必然。劉先生說六成人不投票,選舉結果缺乏代表性,以地區選舉為例:倘若個別選區投票率不過四成,用劉先生的說法,這是否代表該區有近六成人士都對區內任何一個候選人不予肯定或不置可否,因此不論得票為何,所有候選人都無資格代表該區,議席就此懸空?再者,所謂四成人不夠代表性,六成如何?七成半如何?憑什麼說六成四沒有代表性,六成半就無容置疑?箇中有什麼準則?難道要法例頒令,選舉日立為法定假期,全港所有合資格選民不論工種都必須投票,連帶海外合資格選民都要回港投票云云,方能達致所謂有代表性的投票率?向總辭作出如此有別現法行兼異乎常理的要求,是否苛求。假如劉先生對總辭之公投性諸多質疑,筆者倒望劉先生可藉其靈通天地線直稟天庭,要求中共立法強制投票—假如屆時結果顯示全民七成歸附 “中央駐港部隊”,對一向以民意為號召的泛民著實沉重打擊,對中央未嘗無利。劉先生,你不妨考慮下。

與其說總辭是對中央的挑戰,倒不如說這是港人的迫不得已。要以最接近公投的總辭代替真正公投,皆因香港並無一套正式的公投法,而港人亦無任何向中央表達真實意見的渠道。二零零三年,政府企圖強過廿三條,結果逼得五十萬人上街示威。其反映之現實,是中央對港人意願嚴重錯斷,溝通橋樑為親中人士所壟斷,普羅市民發聲無從。如非行會成員田北俊臨陣倒戈,政府當年可能真的視死如歸,強以少數意志抗衡民意,徹底摧毀政府與市民的關係。

中央的偏聽護短、政府的親疏有別、商賈巨富的直通天庭,令政權跟港人的溝通橋樑完全斷絕。在港人眼裡,今天在上者,純粹根正苗紅,絕非根深香港,對普羅市民的實況或置若妄聞,或刻意漠視。港人遊過行、絕過食、寫過心意咭,除換來中央一廂情願的利誘外,政制上寸步未進。而最終令港人徹低失望的,就是幾十年的守候與盼望,竟只換來一個明進暗退、近乎嗟來之食的政退方案,以一個與民主無關關鍵之概念—平衡各方利益-蓋過普選的終極意議-公民權利均等。發聲無從,抗爭無果,港人迫不得已費盡心思,在無法公投的情況下,儘可能以制度下唯一可行而又接近公投的方式—五區總辭,向中央嚴正表態。沒有中央的自絕於民,沒有特區對港人代“天”巡狩、沒有個別親中陣營的訕民賣正,以一向特重溫和而言,根本無須走到總辭這一步。說到底,港人只想中央聽真話,聽真聲,公投不過於此。

可惜,一個簡單的目的,換來的竟是劉先生的磨拳擦掌,視總辭猶如死敵,儼如兩陣對圓。文章末段指總辭乃“破壞性極大的鬧劇” ,指港人“不會給你們嚇倒而騎劫的,放馬過來吧!”劉先生既懂引用毛主席之名言,總辭好歹都是群眾運動,何須視之為洪水萬獸?毛主席說過:“那裡有壓迫,那裡有反抗。”倘若劉先生視總辭為反動,何不仔細深究背後是否牽涉任何壓迫,反而亂扣帽子?總辭的參與者倘如閣下所言,不過美女野獸史露比,既無德無能,又無力威逼利誘﹔港人並非一群一見廸士尼卡通人物就驚呼狂叫的樂園擁躉,懂得獨立思考,又何來所謂嚇倒騎劫呢?究竟真的是公民、社連兩黨劫得起民意,還是純粹對家自覺扭盡六壬派糖送錢都未得民心,搾得酸葡萄汁液四濺?港人厭於政權對民主之推搪,不願再跟中央和稀泥,想藉總辭明確表達民願,劉先生卻竟然將之視為革命、顛覆,將之看成正邪大戰,民意清晰,不是為任何以民為本的政府所珍而重之嗎?不是政府施政的最有效引導嗎?何以中央會視民意為壓力?一個政府難道不該聆聽人民的心聲,聽服於民眾的意願?懼怕總辭,是閣下害怕民意的彰顯?是閣下覺得總辭足以對中央構成壓力?還是閣下心裡明白;總辭結果可能不利中央,可能迫使中央要面對一個不願面對的現實,可能迫使中央必要時狗急跳牆,做出以顧全大局為名、不為港人所容的舉動嗎?中央既是光明磊落,又尊重港人為港人好,讓他看清聽清港人的意願,不是一個順水人情嗎?總辭並非八百人左右耳語的選委會,一日未成,結果難料。假如筆者屬泛民陣營,會利用一種結果不由自主於的方式去“騎劫”民意嗎?何以中央及政府又不試對症下藥,按民情酹量修訂政改建議,將民意“營救”過來?劉先生文章殺氣騰騰,一如親中陣營過往的言詞激昂,但見不妥就衝閘護駕,予港人什麼印象,有目共睹。與其劍拔弩張,親中陣營何不歡心視之,讓中央藉總辭理解民意的契機,偏要將之視為對挑戰權力?是親中派怕總辭先例一開,施壓中央事小-筆者信中央不會視民意為威脅,親中人士該不會不同意-自己失去“軍機處行走”、“尊寵聖恩”、“尊奉聖意”之尊利事大?

劉先生既蒙“主”寵幸,為國為民,好該勸中央以積極、友善的態度面對公投,屆時民意清晰不過,一來令泛民的極少原畢露無從虛奉民意,二顯中央急市民之急,三揚中央開襟之廣闊,四來可對症下藥以實事撫順民情重建立信任弭懷疑勢力,說不定中央會總辭樂此不疲,who knows? 最重要的是大家心甘情願,不要輸打贏要,否則只會淪為七一遊行後的拗數,雙方均不願接受結果,一方使蠻扭曲信息,真正釀成內耗。

1 則留言:

k 提到...

有時呢種人真係講不如做。。。
到結果出來,睇佢點死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