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 星期三

對不起,劉曉波

劉曉波先生,請接受我深切的道歉。

多年來,要你跟國家機器單打獨鬥,我很抱歉。不到坐牢不悲啾,再嘆,也是徒勞。

唯利是圖、置若妄聞、倖災樂禍、犬儒怯懦,在中國,實在太多。身在香港的我,對中共以往類似的行動,亦動輒是愛莫能助 -- 但求自己良知猶存,算是對良心有所交待。可是今天,你的冤獄,卻對我當頭捧 --現實不斷告訴我:專制不會為誠心所推移,不會因善禱而傾倒。公道自在人心,但斷不能止於人心﹔假如人心一日不宣之於口、不化為行動,暴政只會更肆無忌憚,繼續恫嚇魚肉。我們自以為交待得了良心,到頭來卻是愧對了整個民族和後代子孫。

相比於口頭愛國的一群,你對中共雖非愛之深,但肯定是責之切。當權貴及外國把中共當作阿斗哄奉、予取予攜之時,只有你和少數人甘冒大不韙,以一紙宣言好言相勸,鼓勵民主憲政。可惜你的犯顏直諫,不但喚不醒極權的妄自尊大,反而卻觸著它心知肚明的死穴,觸怒了它。你的理性與良知,威脅著他們一廂情願的夢樂園。

身在局外的我們,除了憤慨,還是憤慨,好像憤慨就足以彌補多年對你之背棄。面對一個非理性的裁決,我們當中竟有人高唱理性克制,彷佛世上不應有義憤的存在,義憤就是混亂的禍根。看看香港的民主抗爭,論理性、溫和和坦誠,港人當之無愧,可是換來了什麼?是強權派錢以後的得吋進呎、顛倒是非。今天,我們總算由江澤民口中的simple、naïve成長過來﹔可是看清了極權嘴面以後,竟然還是無力依舊。極端的盼望和極端的絕望,同樣令我們當中不少人裹足不前、畏首畏尾,為當奴自我開解。 即使到了你今天再陷冤獄,大部份港人仍是未懂憤慨、不識憤怒—沒錯,我們可以為待應送錯餐而怒羞成怒,卻只能為政權的不義搖頭悲愴。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沒有任何東西比強求極權自己醒覺更欠理性。要變,要聲援,就得靠我們人接人胼手胝足。良心,再不容我奢望你跟其他人無限犠牲,自己則瑟縮一角撫慰良心。全球華人,請立刻上網下載及簽署零八宣言,將公道烙刻在任何網頁、討論區和搏客。不論身在何處,都將意見投予當地的民選代表及傳聞,盡力呼喊—這是我們對你的補償。的確,這樣或會令極權怒羞成怒、變本加厲,但我們至少要讓他們知道:公義、道德乃是普世價值,容不得他們胡作非為。只要能令極權有所忌憚,就己算是抓著專制之咽喉,找到獨裁的缺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