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

刊於蘋果日報14/12論壇版 - 狗噏是怎樣煉成的

曾特首日前接受訪問,擔心政改再遭否決。他表示修改方案空間有限,勸喻泛民不應以分化手段爭取普選。

明明貨不對辦,卻責怪客人不願收貨,諸多刁難。特首之詭辯,在於將泛民及港人對真普選的執著看成政制死水的元兇,完全迥避、否認、推卸政權忤逆民意、巧立名目的責任。在他眼裡,不論好壞,明進暗退,心定勝過原地踏步。

就像你人在餐廳,明明點了乾炒牛河,侍應竟接二連三端來揚州炒飯、星州炒米、乾燒伊面。你好言解釋不得,忿得搥手頓胸,待應皮笑肉不食,說會幫你跟足,向大廚如實反映你的要求,然後又施施然走回廚房。當你以為可以有餐安樂茶飯時,萬料不到待應大蓋一開,竟是一碟滿佈蟑螂屍骸的乾炒牛河。你終於按捺不止,登時起身拍抬,指著笑容依然的待應破口大罵,一下子嚇呆了整家餐廳的食客,紛紛向你報以厲眼。這時待應氣定神閑,瞇縫雙眼,向你諄諄告誡: “先生,這裡可是高級餐廳,請你留意自己的行為,免得騷擾其他客人。”將厥未厥之時,你回過頭望著四周的顧客,竟隱約看見他們的嘴角沾著幾條幼長的蟲腳。為何早早不離開?因為早就餓得昏厥的你清楚知道,要食的,餐廳只此一家。

特首的解釋,總有知音。事實上,不少港人對政改了無寸進,已覺厭煩。部份人認定泛民繼續否決方案,令政改停滯了無突破,是阻頭阻勢﹔但對於泛民難得以總辭公投打破死水廿年的民主抗爭,同樣是突破,他們卻不問情由,一律視之為激進,而面對中央釋法、護法恫嚇、官員扭曲普選定義的“激進”和 “突破”,他們更是孰視無睹(一語貫之,突破只能是掌權的專利)。筆者佩服特區及中央多來年以逸待勞,先是靠死拖拖垮部份港人的意志,繼而將港人的厭惡與無力歸究於泛民的頑固。明明應該代表港人向中央反映實際意願,卻對中央俯首貼耳迫港人就範觸怒港人﹔明明中央不願妥協,卻說泛民想以民意挾迫,封殺退路。泛民進亦憂退亦愁,兩面不討好。

泛民今天的困局,是內部有人仍然留戀建制,妄想在中央所設的死局偷雞破局,無形地拖著抗爭的後腳﹔外面又有人見泛民多年抗爭不果好生厭惡,而拒絕認清一個事實:在大部分港人特重理性、溫和的氛圍下,在建制對民意諸多制肘發聲無效的困境下,重覆的遊行示威靜坐絕食,確實是泛民僅餘的手段。港人多年來不敢、不願向中央嚴正攤牌,令泛民只能在行動上步步為營,怕揹上激進、阻撓的惡名。若干泛民陣營的保守,或多或少是反映港人同樣保守。

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卻不是中共的偏房,為什麼港人總要和顏悅色,生怕老爺天威震響?是港人真的以為中央以港人而非專權為念?是港人甘願認同政權猥自枉屈?是港人找著泛民這個妹仔來發洩老爺的冷待?想不通是必然﹔但筆者仍信:今時今日,契機而在。一切,還得看每一個港人的抉擇。

3 則留言:

uncleray 提到...

曾蔭權一定沒有看過劉華的廣告:今時今日這種服務態度是不行的了。

不過,可能他的服務對象不是港人,而是北大人了。

柏堅 提到...

好比喻,可憐的香港人,正在吃腐蟲還不自知!(還是自得其樂?)

冥王 提到...

哈哈, 給你搶先一步, 用左呢個比喻添!!
本來我都想係FB寫兩句, 肚餓等於對民主渴求, 但係大厨就請你食屎, 都係你寫得好好多呢, 由其是呢句"竟隱約看見他們的嘴角沾著幾條幼長的蟲腳"真係精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