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1日 星期一

不在輸贏 只求發聲

總辭公投,所論者,不是一方之輸贏。它的終極目標,是清晰反映港人普選的意願。

當政權樂於偏聽,而政府與人民又缺乏直接、順暢的溝通渠道時,公投結果若能清楚分明,就能政權再無藉口一廂情願,繼續錯讀、扭曲民情(除非政權甘願不顧情面,橫手干預,另當別論)。總辭一方面要政權正視現實,一方面亦要求港人為大是大非嚴正表態,藉此打破港人與政府的一貫和稀泥。只有不再各自表述,只有雙方認真、坦誠審視民意真像,方能真正有磋商之憑藉(假設權者願意磋商),為往後民主之發展作實質籌劃。

憑心而論,即使總辭泛民失席,得票有欠理想,亦輸不足惜 –因為這始終是港人的意願,打死無怨。筆者認為,為免予人輸打贏要之嫌,社民連與公民黨讓明確訂立達標之界線:是五席取三?是投票率過五成?是得票率逾六成?向選民釐清何謂達標,目的是參與者正視總辭,重視公投,鼓勵他們自發地扶老攜幼呼朋喚友,踴躍投票。目標得以確立,就能在必要時 “有急可告”,進一步鼓動民情。

即使最終總辭達標不成,對泛民之打擊又是異常沉痛,都不代表什麼。想當年國民黨選舉下野,何嘗不是有人鬧變天鬧末日?國民黨最後又不是能痛定思痛,抓緊民情,得以捲土從來嗎? 不達標,可以為參與之政黨與港人帶來反省的契機,反問自己:自八八直選至今,抗爭廿載,何以支持普選之港人仍未佔絕大多數?是普選目標不設實際?是抗爭策略太過新穎,準備、游說工夫不足,令港人無從接受?是民主意識仍欠濃厚,需要更多深層宣傳? 只要有反省的機會,就可重新調度策略,就有重振聲勢的可能。

若政退方案因泛民失席而得以通過,錯的,不是總辭,不是參與議員,是港人-- 是港人以行動(或不行動),將發言權或拱手相讓,或自動放棄,讓親政陣營有機可乘,讓對家鐵票橫掃千軍。歸根結底,這個責任,只能由港人全民來負,筆者絕對會尊重結果。然而既有訴求,就不要擺在心裡,然後又慣常傷春悲秋,自嘆無力。總辭不要求你爭取什麼、放棄什麼,它只求你肯老老實實、大大聲聲,不迴避不拖泥,表達自己的想法。政權不是仁慈如上帝,不會聽亦不會理你心底的默禱。總辭以後,或許港人會發現:所謂上帝的盛怒,徒具虛名,原來我們也抓緊政權的咽喉。

6 則留言:

uncleray 提到...

同意最後一段說的話。當聽到有一些自稱民主黨支持者說一定不會投票給社民連等人,香港不能夠爭取到民主便是因為他們。

冥王 提到...

"為免予人輸打贏要之嫌,社民連與公民黨讓明確訂立達標之界線"

good!

k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k 提到...

the symbolic value of the act itself is as least as much as the importance of the result

匿名 提到...

爭取民主唔止廿年,八八直選唔係始作俑者,六七年代已經有The Reform Club 爭取殖民地政改,你睇下余叔韶本書你會知道d

柏堅 提到...

選民不是上帝,不可能沒有錯誤,況且連上帝也有錯!
當年如果德國不是有沉默的大多數和一部分亢奮人民選希特拉,希特拉早就仆直的了。
所以,今次香港有些所謂泛民選民因為社民連或公民黨「偏激」而不選他們,那麼罪行等同當時的德國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