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9日 星期六

曾志偉在薇薇語

曾志偉接受港台節目薇薇語的訪問,問及六四時,曾認為大家無謂繼續執著:國家現在這麼好,在位者又不是當年的一夥,何必硬要自揭傷疤?

筆者自問永遠都不能明白:何以總有人要求我們忘記六四,但無人想過要中共為六四懺悔?何解總有人敢慷他人之慨,要求別人放低前事,向兇手投懷送抱,與狼共舞?舉一極端例子,閣下女兒給某富家子強姦,痛不欲生,即使你是她的父親,試面又有什麼資格/顏面跟她說:"女,算啦,你放開d啦!與其亂諗野自尋短見,點解唔面對現實?佢都應承俾十萬做掩口費,咁不如算把啦,好唔好?" 撫心自問,閣下做得出否?

不忘六四,是執著,但這是良知的執著、道德的執著。我們執著,不單是因為兇手仍然逍遙﹔更重要的,是我們不願忘記,不願看見類似事件重蹈覆轍。我們執著,皆因不想政權將淡薄看成怯懦,誤以為人民是可殺可侮,可以為錢放低尊嚴。我們不能。

物是人非,令天身居中南海的一群,縱非八九一夥,也是六四血腥鎮壓的直接受益人,是前朝兇手的正統繼承人。沒有六四殺人,今天所謂胡爺爺溫爺爺,何來坐得安穩?當年屠父的子侄,今天又有誰不是某大國企民營之董事,有誰不藉關係賺個盤滿砵滿?直至今天,他們都依然吮著六四屠城奶汁,長得肥肥白白﹔但當年熱血報國的一群,卻竟然是死的死,被迫害的,繼續被迫害?既然我們現在依然執著於二戰日軍的暴行,藉此痛斥戰後每一代日本人,我們憑什麼放過中共的領導人?難道要看在他們給了你廿年子虛烏有的紫醉金迷,就要我們將六四一筆勾消,要當年學生白死,要在世者活受罪?況且,要我們忘記六四,中共年年六四卻又如臨大敵,繼續拉人封舖,究竟是我執著六四,還是中共自己本身都不能忘記?連兇手都不能忘記,受害的何來忘記,怎敢忘記?

六四的受害者,不單是當年犠牲的學生及他們在生的家屬。它,是一個國殤﹔受害的,是全球的華人。中共所虧欠的,是整個民族,是整個中國歷史。這個罪孽,是永遠都不能磨滅,不容磨滅。筆者愚昧,只知十萬碎花銀,蓋不住萬年的遺臭。什麼銀都不能。

1 則留言:

k 提到...

"何必硬要自揭傷疤?"

i dare him to talk to the victims and their families like t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