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5日 星期二

是誰在激進

何謂激進?未動刀動鎗推這倒哪,是否激進?
八九年,北京學生工人罷市罷課,公然違背政府命令上街抗議,是否激進?
戒嚴令一達,學生留守廣場,轉而絕食抗爭,是否激進?
四二六之前,隨便問一個北京人會否遊行示威,他會說理所當然答道: “太激進了吧,這樣不會令北京出亂子嗎?”
看近一點:全國每年近二萬宗的官民衝突、維權抗爭,真正有動刀動坦克,算得上激進嗎?好端端一個平民百姓,何解不去致富光榮,要以命相搏?
激進一詞,人人都可以順手拈來,亂扣帽子,但何謂激進,卻從來無人說得準。而在中國人眼裡,激進就是攪事、搗亂。從來只有在下受壓的人反應 “激進”,卻不聞當政黨權者行為“激進”。
激進,是受壓者的無計可施、無路可走的絕地反擊。指摘某某激進的同時,也該深究激進之源頭。觀乎歷史,但凡訴諸 “激進”者,盡皆弱勢社群。天堂有路卻鋌而走險,全因雙方實力過份懸殊,對方欺壓太甚。既是自決不能,發聲無從,弱的一方唯有採取有別傳統、異於體制的行動,以求改變。
對於一個只求萬世一系的政權,人民是否打砸搶,不是“激進”之關鍵﹔只要行為有反抗、忤逆、質疑和求變之嫌,只要會令政權陷入進退維谷之地、失去主導之舉,不論是否合法合情合理,都是激進。其程度之高低,取決於對政權之衝擊,而無關人民的訴求。
撫心自問,有人認為總辭激進,原因為何?是怕激怒中央,怕令中央猜疑,收回普選成命。港人何解要怕中央不悅?是怕中央怒羞成怒,又會橫手蠻幹一貫強硬,令民主功敗垂成。其反映之現實,就是港人懼於中央施激進手段,故連義正辭嚴的表態都不敢﹔因為不想中央激進,結果我們就動輒被冠以激進,連挺直腰版都有顧忌,畏首畏尾。
一九五五年,美國黑人Rosa Parks無視巴士司機警告,拒絕讓出專為白人而設的座位,引起大規模罷車行動(Montgomery Bus Boycott),成就黑人運動的重要一章。論態度,論迴響,論當時美國種族關係之恩怨,此舉肯定激進﹔但它所創的新猷和引起之迴響,卻足以喚醒大部份沉默的黑人,為民權運動牽起波瀾。試問當初有誰想過,原來黑人是可以反抗、懂得反抗、應該反抗,而社會又著實存在深照不宣、卻無可縱容的不公? 今日再問Rosa Park,她那會想到自己一個簡單的表態,真的會帶來什麼結果?她沒有什麼計算,只憑是非對錯,順良心表態,一切就是這麼簡單﹔餘下的歷史,就全交予命運去推波助瀾,無復預料。今天港人若然真的熱衷民主,為何不能給總辭一個機會,給歷史一個契機?激進與否,又何不留予後世點評?仰人鼻息,默受嗟來之食,難道就是港人的宿命?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quoted from: 五區總辭wiki

陳雲 (學者)在: "困局之內爭民主"文中 指出:「中共投鼠忌器式的放權,香港要離開特權的護蔭,如世上最終爭取到民主的人群一樣,自己付出努力,付出代價。香港並沒有公投法,所以需利用辭職補選的手段, 來製造變相公投 ( de facto referendum )的事實。」[26]:

香港的民主進程,不能總是靠英美的照顧及中共投鼠忌器式的放權, 香港要離開特權的護蔭,如世上最終爭取到民主的人群一樣,自己付出努力,付出代價。

頂得住北京的威嚇、頂得住親共爪牙的辱罵,頂得住本地部分變成鷹犬的警察和特務的滋擾,要視香港為家,便要要以沉靜的、柔韌的、有時要犧牲或 支持人家犧牲抗爭。有激進的人願意出面 承受犧牲的代價,是勞苦民眾的福氣,勞苦大眾不應背棄或 戲謔出來抗爭的義人。」

冥王 提到...

膠府用600幾億起條膠鐵就真係過激啦, 以為投資得多就回報多? 我睇佢幾時蝕到入肉.

匿名 提到...

Democracy 2.0 : Delay No More
香港民主 2.0 :

新世紀民主戰士:破
You can Advance

version 1.0 is superseded

嚴櫻 提到...

冥王:

說得極是,論激進,人大釋法激進,政府大花筒也是激進,無呢班當政既激進,港人好端端,何須訴諸政權眼裡的激進?

uncleray 提到...

我想,"激進"一詞是當權派或依附在當權者腳下拿著數的人,用來抹黑所有被欺壓和不滿的人民。

公投激進嗎?就是和平遊行,靜坐,絕食,都有人話激進。乖乖的任蹉圓gam扁就不激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