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4日 星期一

為什麼要年年寫月月寫?

心情,其實矛盾
因為可以說的,已經說盡
真理,其實一字咁淺,的確沒必要反覆頌唸
只有那些硬要將圓說成方,方說成圓的人,才會長篇大論,故弄玄虛,故作深奧
筆者之所以不厭其煩,寫完再寫,皆因現實總是
有些人,不明白
有些人,不願明白
有些人,即使明白,亦視而不見,沒心裝戴
有些人,心知肚明,卻偏因為私心作崇而顛倒是非,埋沒良心
令筆者忍不住要略盡綿力,以正視聽
筆者只望
自己沒看錯港人
同途人的心血沒白費
香港人真的有骨氣有尊嚴,既不可侮,亦不可欺
即使結局不忍卒睹,無法如願以償
至少港人敢對自己坦白,看清楚自己要什麼
那就沒必要繼續枉費心神,純為感覺良好,而虛耗光陰

最後,附上這篇"良心揭盅的一刻",雖屬老調重彈,但能為民主發聲,亦彈得淋漓過癮:

要說的都說過了,不論情況如何,總辭誓在必行。

為何只有中央大石壓死蟹,港人就不能向統治者義正辭嚴? 總辭激進?合情合理合法,何來激進?中央不能忤逆,難道人民就可以違背?

民主黨既已割鬚棄袍,就只能望他們願意助選,在人力物力上稍施支援,以助聲勢。如果社民連當日肯與各大泛民勢力先商細節,後拋總辭,或許不至於今日所謂叫陣的指摘,不至促成眼下所謂的分裂。不論是社民連有心藉此上位取民主黨而代之,還是純粹急功求成脅民主黨成就大事,今天總辭已經如箭在弦。當務之急,該是釐清總辭之議題、鼓動泛民擁躉及招攬中間選民,以抗對手之遊說滲透及調動鐵票。其次要讓選民明白形勢險竣,摒棄對個別黨或人之偏見不滿,只以普選為何作唯一考慮,萬眾一心,以求壓倒性勝利。

只有壓倒性的勝利,方能保留議席,方能避免中央及特區政府扭曲結果帶出的信息。不要說敗陣,假如只得小勝或慘勝(如得三失二,或投票率不過四成,得票率不至六成等),都會對泛民士氣造成沉重打擊,助長親中陣營的氣焰。總辭,是港人面對良心的關鍵時刻:口喊民主,究竟是純為感覺良好踩台中共,還是當真為個人尊嚴為長治久安,熱誠為何,犠牲幾多,就全繫於閣下肯不肯抽空廿秒,投下這一票。

現實告訴我們:我們的理性、盼望和善意,只會被有心人視為頑固、脆弱與貪婪,報以嗟來之食。給餵糞餵了十二年的港人,反正你已無什麼可輸,何不暫時卸下犬儒、拋棄無力,為尊嚴、為自己、為下一代而憤怒?比起八九年北京那一代,比起現今為極權屠戮追捕的維權人士,筆者祈望港人不會辜負大家得來不易的福份,鋌身抗爭。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長毛7月在泛民大會提出
李鵬飛當下制止(大罵低B)
數日後李放料《明報》
然後的,就是歷史

冥王 提到...

"只有那些硬要將圓說成方,方說成圓的人,才會長篇大論,故弄玄虛,故作深奧"

good!

uncleray 提到...

"只有那些硬要將圓說成方,方說成圓的人,才會長篇大論,故弄玄虛,故作深奧"

我第一時間想到劉珮瓊。聽她說甚麼是普選,真係要嘔幾啖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