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6日 星期日

代擬致選民信-解釋參與五區總辭之理由

各位選民,您們好,我是xx區立法會議員xxx。

我現在鄭重向各位市民宣佈:本人會於xxxx月x月x日致函立法會事務委員會,正式辭退現有立法會議員的職務。同時,xxxxx等四位議員亦會同時向立會請辭,目的是以示對特區政府月前所呈的政改方案的不滿,反對香港的民主發展再受窒礙。我們都深信:藉著五區總辭,一種在憲制下最接近公投的方式,方能令當權者正視港人對普選的訴求。這個決定,是我個人、xx黨與個別泛民黨派協商所得的決定,如有市民不予同意,本人深表遺憾,並願意解釋總辭之理念。

我明白,作為一個經市民一人一票選出、以服務港人、維護港人利益為宗旨的立法會議員,辭職,絕不能草率決定。更何妨對於一個被部份人稱為"政客"的我而言,試問有什麼比議席重要?我雖然不承認自己是一個政客--因為這個詞語略帶貶意,然而我又未敢攀附"政治家"的層次--但我亦非常珍惜我的議席。因為我之所以能成為立法會議員,是有賴你們的一人一票。你們的每一票,都代表你們對我的識見、經驗、理念投以信任。我有必要為港人爭取最大的利益,時刻監察、制衡、批評這個不識政通、不重人和的小圈子政府,方能回饋你們的支持。沒錯,面對強權專制、面對將民意壓得體無完膚的建制,我跟其他泛民議員,我們這班得到全港近六成選民支持的泛民勢力,確是勢孤力弱。但我們深信:只要大家對民主矢志不渝,只要我們顧念下一代的福祉,只要七百萬港人願意支持我們,我們絕對願意在制度內外以任何可行的方式,為民主打拚。

什麼是總辭?我們之總辭,是五區總辭,即全港五大選區每區派出一位泛民議員,主動請辭。辭職一成,議席懸空,必須立即舉行重選,以填補空缺。我們五位議員屆時會再度參選,並會以爭取二零一二雙普選作為整次重選的唯一議題。總辭的目的,就是以選民的投票意向,以我們能否重得議席、重得多少議席,以及整體得票率,讓全港市民確實反映對普選的訴求。要令表態更有份量,無容置疑,我們需要的,不是單純的得席勝利,而是高票數、壓倒性的勝利。

回歸已經十二年。在這民意不彰、庸官專斷、投黨背民的十二年,港人身心飽受摧殘,社會終日怨氣衝天。我們不明白,神聖的施法制度何以任人宰割,指指點點﹔我們不明白,傲慢反智、訕民賣正的權貴,何以可繼續顛倒民生、聒不知恥﹔我們不明白,憑港人的聰明才智,何以仍然無法當家作主,以選票籌劃自己的前路。回歸前十年,回歸後十二年,廿年來不斷有人告訴我們:民主,一定有,但要循序漸進,要顧及、平衡社會各方的利益﹔可是到了今時今日,我們竟還未有一個清晰明確的序,而利益亦已被大商家、親政府人士瓜分殆盡。我們的日盼夜盼,最後竟然就只換來政府一個完全蔑視民意的政退方案,要強迫港人接受他們的嗟食,道理為何?我想告訴政府,香港人是理性、溫和,但絕不可欺!零三年七一,五十萬人走上街頭,反對政府倒行逆施,成功阻止廿三條立法﹔今天,在當權者完全欠缺誠意、偏聽專斷的情況下,香港的民主發展已屆繄要關頭。香港人,今天就是我們再次以行動表態的時候。就讓我們以選票明確告訴他們:我們不要惺惺作態,我們不要故弄玄虛﹔我們要的,是一個真正達致全民普選,人人都有、亦只有一票的立法會,以及同為港人一人一票選出的特首。這些不是一派之政見或理念,而是任何人生而為人、自有而有的權利。鄧小平說過:"實驗是檢驗真理的唯一道路"。香港人以十二年的血和淚,終於成功驗證"沒有民主的港人治港,終究失敗"的真理。事實證明,不論你是根正曹苗紅,還是港英餘孽,沒有一個讓民意得以制衡、左右的民主制度,注定必敗無疑。試問香港還有這麼多日子,任得他們敗完再敗麼?

我明白:有不少市民認為總辭激進,無濟於事﹔更有人認定我們是挾民自重,硬跟中央對恃,破壞和諧。我想告訴他們:總辭不是什麼武力革命,而我們也不是為了要顛覆誰推翻誰。我們所作的,不是挑釁,而是表態,是一個向政權作嚴正的表態。為什麼?就是為了讓政權認清港人磊磊落落的心思,讓中央和政府不再一廂情願,為既得利益所迷,為利益集團所惑,窒礙港人民主。我們的表態,是合情、合理、理性﹔我們所期盼的,是中央及政府同時能以理性、誠意回應,真正用心民主,僅此而已。

說我們扶民自重?對不起,我是一個親歷選舉的民選議員,在選舉及日常會面中,我充份體驗到香港人民智之誠熟、識見之卓越,對政局、對民生,皆有非常入世獨到的見解。請他們不要將港人視為純羊,可以任由小撮人所左右。批評我們能扶民自重,指摘市民可以為人所挾,是對香港人的絕大侮辱。更重要者,扶民自重,總勝過那些扶"爺"自重,到頭來又賣盡港人的尊嚴及權益的一群!他們明明出賣港人,卻又對自己不得民心、為民所卑而不憤,結果卻反過來詆毀那些靠近民意、聆聽民意、代表民意的一群,說他們借民意挑戰中央,迫中央屈服--我倒想問他們:中央向人民屈服,是瀰天大罪麼?一個不屈於人民合理訴求的政府,除了是專制獨裁以外,還會是什麼?難道永遠只得人民奴顏政府,而無政府聽從人民?

至於破壞和諧,很抱歉,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亦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事實證明,特區政府的劣質管治,從來都是民怨的唯一導火線,零三年如是,今天亦然。真正破壞和諧,令社會終日惶惶不可終日的,是一個不為民制的政府。無獨有偶,市民沒有選票,就正正令特區政府日益專斷,劣政愈演愈烈。要怪政府失去民望,要怪和諧不能,千怪萬怪,都只能怪一個無能的政府,和一個令縱容政府日益庸劣的不民主制度。反之,讓人民有權制衡專横的管治者,讓人民可以更換無能的當政者,才是緩解民怨、促進和諧的唯一方法。

在計窮力竭、實力懸殊的情況下,港人既然無力主動提出公投,只有總辭一路,方能為我們的民主開一片生天。我們明白:總辭、再選需時,對立法會的運作,或多或少有所影響,我們為此致歉。可是,現在已是港人挺身萬步、大聲疾呼"我要真民主真普選!"的關鍵時刻。我們不能再任由有心人低估、誤解、甚至曲解我們的決心,繼續自欺欺人,倒行逆施。我們深信港人配得民主,所以願以此為終生之志﹔我們深信港人對民主同樣矢志,所以亦願意將自己交予總辭,交在我們信任的港人手裡。就讓我們以民主最高潔的行動--投票,去將香港的民主的運動帶進一個新紀元、新高峰!不論你是深信循序漸進,還是理應一蹴可及﹔不論你對泛民是支持,還是反對,今次的總辭,只以民主為志,並非黨、席之爭所纏,是體現港人對民主渴求如何,是港人民主的測量儀! 只要你希望香港有真普選,希望民主真的有路可循,落實兌現﹔只要你熱衷、嚮往、珍惜民主,都請你投票支持我們,讓民主薪火不但不滅,反而愈燒愈烈,多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