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日 星期四

國王新衣六百億?

俗語雖云: “出爐鐵,唔打唔得”,可是放眼一眾政府高官,就偏偏是鍊鋼不成還成炭,以意志取代常識,以面子蓋過智慧。高鐵這件國王的新衣,又屬經典案例。

高官智衰的元兇,是傲慢,其病徵乃外行取代內行,什麼事都一把抓,忌憚反對聲音。他們自以為看通全局,只要事情符合一些一廂情願的大原則,就義無反顧,對現實細節不察不聞。以高鐵計劃為例,由始至終,高官一味死執 “方便省時”和“推動融合”兩大原則,大銷特銷。其餘具體安排、實際效果、造價規模及環境融合,細究未有,解釋更是欠奉。所謂垂詢專家,不過惺惺作態,志在有人站台,杜絕交流﹔稍遇反對,就慌如壞人搶仔,一於企硬,令一個關乎民生的計劃,一場官員/政府面子尊嚴的保衛戰。待保無可保、民怨沸騰之時,方才悻悻然撤手避禍。

傲慢,令官員甘願自絕群眾與現實。高鐵的真相,是設站西九,車北站南,轉線往還費時失事。所謂 “方便省時”,純是一眾少乘、不乘鐵路的高官的一廂情願。好吧,親身體驗不能/不願,乘客、學者及民間團體的迥響出奇熱烈,總該令政府重新審視計劃成效吧?對不起,政府就是視若無睹,闊佬懶理。為什麼? 因為除了他們這幫世外高人外,凡民如我,就永遠只識著眼行車快慢、公帑多寡、菜田好壞,不是極端短視,就是刻意刁難。公眾既看不透全局,又看不見將來,要點化民智啟廸民意,捨 “高瞻遠矚”之政府,還有誰?

強政,不是死撐。順從民意,亦非等同敗於民意,屈從民意。政之所以能強,在於政府施政以民生為本,以民意為據,以理性為貫,以實益為終。民生政策既是取於市民用於市民,設實的考察,虛心的聆聽,必然勝過口號願景。或許有人會說:政府事事民粹,會令施政維艱,所以要硬﹔但民意之寶貴,在於入世,在於多元。它是經集體思辯而累積的洞見,能彌補官員審時度勢之不足,讓政府不致執迷。

不認不認還須認,在中國的 “庇蔭”下,香港其實早就年年矮化。要說香港被邊緣化,鐵路或有或無,都遠不及庸官專斷嚴重。單單一條鐵路,逆不了對手的急起直追,擋不了政府的主動棄守。倘若高鐵最終因民意擱置,固然可喜﹔但背後擴散入骨的劣質管治,又何來治癒之可能?

後記:無線記者訪問某位菜園村居民,其中一位女受訪者雖然面容無奈,言辭卻異常慷慨:"雖然我地住左係度好耐,但係發展必要既…我地無理由要阻住發展,犠牲無所謂…(大意如此)"。在這位村民眼裡:不論成敗,不論好壞,只要有發展,就是好事﹔只有action,勝過什麼都不做。望見一個本屬苦主、本該據理力爭的受害者都如此盲奉發展,妄想自已的犠牲蘊含重大意義。真理,或許長存﹔但愚昧肯定必勝。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ao's are like expensive robots with no independent thoughts. the three laws should apply to them.

the problem is that some of the inferior models have malfunctioned and forgot who the boss is.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