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8日 星期一

刊於18/12/2009蘋果日報論壇版 - 向總辭標杆直跑

五區總辭,勢在必行。既欲藉公決向政權攤牌,就向着標杆直跑,仔細籌劃。

釐清議題:是二○一二?還是一七/二○雙普選?路線圖?議題清晰,市民方能適從,明白總辭不是意氣,不是搞亂,出師有理。筆者認為:為防當權者扭曲普選意思,架床叠屋,泛民諸黨必須嚴正聲明,釐清普選定義。

以合理合法方式抗爭

取態溫和:公投志在普選。要凸顯民心意志堅決,補選就必須定下取得壓倒性勝利的目標,如至少五席取四、投票率逾五成、泛民得票率至少六成等,否則選舉結果取向不明,打擊士氣之餘,更會為親中派曲解,藉此詆毀泛民不得民心。公投的取態、訊息及活動,應以爭取最廣泛的支持為目的,務必溫和。既要鞏固、鼓動泛民原有票源,更要向中間選民招手,務求抵銷對手的機械式鐵票。

排解疑慮:

(一)總辭政黨表須向公眾闡明:在香港欠缺公投法例、市民無從發聲的情況下,五區總辭就是最接近公投、最合情、合理、合法的抗爭方式。以此向政府嚴正表達港人訴求,是突破,不是激進。真正激進的,是動輒以釋法衝擊法治獨立、借打手亂評恫嚇港人、敢於違逆民意強推政搗方案含混過關的當權者。

(二)消弭「不團結」之負面影響──民主黨縱非總辭一員,選民縱對泛民「團結」有所保留,也不要捨本逐末。公投目的,始終如一:全民普選立會特首。只要支持,就不要因派別取向之不同、局部辭職議員不為自己屬意、個人對總辭看法之迥異,而消極抵制,放棄投票。就當公投只問普選, Nothing more nothing less,投就是支持。要對個別泛民表達不滿,可待下回立會選舉;此刻,撐公投普選,大過天。

(三)坊間建議的先否決,後總辭,的確可以避免政府趁泛民失席,偷雞通過政搗方案──然而,假如港人對普選向心一致,會容泛民有敗陣、政府有偷雞的可能嗎?公投是港人對自身信念、價值的終極考驗,是良心揭盅的時刻。總辭議員將自己交予港人,港人又是否該報以信任?

(四)公投浪費公帑?還看高鐵六百億!即時有真普選,總辭都可以省下!

鼓動市民:

(一)既然遊行、請願而不再為政權關注,甚至蔑視,港人不會、亦不應繼續受壓,須挺身反抗。民主沒有免費午餐,抗爭也不是請客食飯,總辭公投,是眼下弱勢大眾唯一破悶的出路。過去市民埋怨民主派坐困政治囚牢;今天難得有新猷破困局,市民又何必諸多畏縮?政退方案之爛,政府態度之橫,足顯誠意只是一廂情願,抗爭已屆緊要關頭。港人不珍惜總辭,就是對建制派示弱,令中央錯讀港人爭取民主之意志,「棄守」形象一旦形成,犬儒心態必熾,對港人的自信、價值和泛民以後的抗爭,帶來前所未有的打擊。

(二)為長期保持聲勢,深化民眾認知,泛民全體成員,上至議員,下至普通義工;不論立會辯論,以至街頭呼籲,宜一律自稱「普選派」,支持一人一票真普選,並稱保皇派親中陣營為「偽普選派」,強烈反對任何架床叠屋畫蛇添足。公投既涉大是大非,壁壘分明自是必然。

民眾對良心作出交代

調整期望:公投效果如何,無人可料──倘若當權者選擇以硬碰硬,專橫如故,辭十次也沒用。公眾必須明白,總辭效果微乎其微,只因強權。假如連民意都無法令政府低頭,或是再巧立名目遊花園,民眾至少已履行了公民責任,對良心作過交代,並讓全世界看清極權之嘴臉。一時之無力,可是長久的傳承,港人嚮往民主的道德形象得以確立,讓代代垂範,精神不滅─—港人永遠都不會輸。

要說的,可以說的,都說過了。一切,就靠市民的覺醒與堅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