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日 星期二

刊於1/12/2009蘋果日報論壇版

總辭如箭在弦,推波助瀾的中堅,是香港的新生代。

觀諸各大小網誌及討論區,不少十至廿來歲的年輕人一談總辭,或慷慨激昂,或出謀獻計,討論迸發着對時局艱難的憤慨,與求爭普求變的決心。

我們這一代,回歸時不過十三、四歲,往後的十二年──人生最寶貴的輕狂歲月,卻因為政府的無能、中央的欺壓、民生的凋弊,白白斷送。想當初,我們未至於對回歸衷心嚮往,但至少對港人治港有過期望,望香港能保住一直賴以發展的華光。然而,短短十二年間,香港的自主、利益、財富,卻被中央所陰乾,為親中權貴所瓜分,給荒謬的政策所敗盡。原以為會代表港人的所謂管治班子,竟搖身一變,成為向中央搖尾乞憐、訕民賣正的港奸,不但未向中央反映港人訴求,反而隱善揚惡、頤指氣使,出賣自家尊嚴還不夠,還要押上港人的自尊,脅迫市民接受嗟來之食。從此,中央就把港人當成食客蓄養,只識閒時大灑魚餌,視港人的堅持原則為忘恩負義,視公眾的民主訴求為貪得無厭。

絕大部份香港人,都對國家日盛深感自豪,期望能為國家的發展作實質的貢獻,互惠互利。香港年輕的一輩,未想過要白吃白喝,更不會願意為一時間的天降甘露,而棄守我們對民主自由的堅持不渝─要乞獎討賞的,是掌權的一群,是在中港有着強大脈絡隻手遮天的一群,不是我們。

事實證明,我們過去的十二年,是敗於掌權者的一廂情願、一意孤行、一成不變。怠責者可以如常尸位素餐,亂政者可以靠歸邊永享庇蔭,利益左手交右手,權力卻未見下放鬆手。香港人由過去深信自力更生必然有成,淪落到今天生不由己自求多福。前途茫茫,歲月不再,試問新生代還有多少青春可供糟蹋?十二年的一去不返,今日竟化成每下愈況的政經民生,竟只換得一個侮辱尊嚴的政改方案,是時代對我們開玩笑,還是新生代注定受擺佈玩弄?上代人上山下鄉,浪費青春也不過十年;現在我們不挺身抗爭,白費的就不只我們的十二年,而是一代接着一代的人生,理想被剝奪,熱誠被窒息,意志被消磨。爭取民主,既是要討回被蹂躪的時光,也是為未來爭回希望。

故此,對於今天新生代熱衷普選,敢於當家作主,自籌我路,港人應引以自豪,慶幸充裕物質未有消磨年輕人的心,未有令他們甘於附庸顛倒是非。民主不爭朝夕,現在縱使處於劣勢,可是在新生代的戰場中,勝負早分。

註;有人或認為:香港新生代萎靡如此,自己多少都要負上責任。然而年青人之萎靡,究竟是新生代當真不如上代,還是新生代早被當權者及上代人的窒礙、擺弄,以致發聲不能、自主不得,只能選擇逃避、放棄、妥協、猥自枉屈?既然社會從來未給新生代任何機會,我們憑什麼責備他們?何解大家又再度迷信"一代不如一代"這迷思?先不予新生代任何出路,同時又阻礙新生代自尋出路,接著又罵年青人不思前路,這是什麼道理?

2 則留言:

冥王 提到...

讚!

匿名 提到...

國家日盛??? 鄰近地區既事我冇興趣?! 共產黨唔搞我地都暗鼻笑?! 我一九八零年出生,麥理浩年代的人,睇住細個到teenage時香港都仲係好lovely,好幸福,仲有少少似love actually既倫敦!我地七八十年代既人感受良多la,以前既野我地記得好清楚,傀儡政府係昆唔到我地,而家佢地班狗賊將我地既老本一個又一個咁玩謝,我地後生一定要兇d先對得住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