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5日 星期三

總辭(終極一嘆)

談論總辭的文章,恒河沙數。本文純粹一些筆者自覺常理、但又為大眾所遺忘的一般論點,若論總辭之策略或理據,林忌兄、練乙錚的文章,絕對啟發思維。

思緒凌亂,唯有以點詳列筆者雜碎之想法:

1. 筆者明白,民主抗爭廿年,卻未見寸步,任何有志香港普選的市民,必然心灰意冷,有過撒手不管的念頭(更不堪者,是連置喙的機會都欠奉)。難得有總辭這聞所未聞的新招,再加上社民連及公民黨著力吹捧,確實令死水己久的民主運動,繼七一後再起波瀾,一洗歷年計窮捱打之陰霾。不少民主派人士,尤其是年輕一輩,對特區劣政早就忍無可忍,但見總辭,興奮使然,對之也就趨之若鶩,對總辭投於過多不合理的祈望。情況就如當日熱烈支持奧巴馬、今天卻惆然若失的美國年輕一代。

2. 筆者反覆強調:自己對總辭全無祈望,完全不覺得總辭會有任何實效,原因很簡單:泛民的對手--中共,是絕對不會顧念民意,是一定會漠視民情。當年八九如是,今天國勢極盛如是。中國人"抬頭"的結果,就是令中共自詡中國唯一的合法統治者、守護者,加倍目空一切。對別國的指摘,中共有錢收賣﹔對內部的不滿,中共打壓也不手軟。再加上絕大部份國人,甘為私利近益噤若寒蟬,就更是縱容中共胡作非為。祈望中國會聆聽人民意願、接納人民的意見、跟人民和氣磋商虛心納言,是痴心妄想。在普選上,港人除了一腔熱誠--零碎、分散、知促的熱誠,根本全無跟中央討價還價的籌碼,甚至連資格都欠奉。

3. 部分泛民老大哥,美其名抗爭廿年,事實上是等當權者的恩賜。除了對民主矢志不渝外,未見得對香港民主有任何實質的建樹。回歸後,強弱加倍懸殊,道路極端險阻(相比港英,英國人願意磋商,願意妥協,再不情願,都肯給港人丁點甜頭﹔今天的中共,為了避免開出壞先例,動搖專制根本,不但不磋商不妥協,甚至會極力剥削攫奪港人應有、配有、既有的權利,立心推倒民主,不留情面),面對攻於心計、立心不良的中共,這批元老竟然妄想沿用一貫方式,消極被動,以理性掩飾計窮,以善意掩飾怯懦,繼續單憑意志堅定乞憐中共垂憐。結局?還不是為中共玩弄股掌,再浪費廿年。要談理性,要談誠意,都要視乎對手是否同樣相待﹔對手無誠意,甚至充滿惡意、敵意,你再談什麼諒解互諒,就等同自虐,只會受中共瞧不起。

4.中共對泛民,不是統戰,就是打壓,泛民實不用妄想說服中央。任何道理,任何垂範台灣,都得向極權之不倒屈服。

5.總辭的目的有六:一.喚醒沉默的大多數﹔二. 藉一個合理的目標或信息,拉攏中立一群﹔三.向中央堅決明志;四.引起世界關注;五.載入史冊,成為後代世民主抗爭的圖騰,垂範中華﹔六.迫中央露出猙獰面目。至於對政改內容有否影響,能否促使中央讓步,已屬總辭能力以外,完全取決於對手的心態及盤算。

6.算了吧,任港人如何佈置總辭,紿終都鬥不過中共,問題的重心,不在於泛民如何執行總辭、或如何令總辭發揮作用﹔單單泛民夠膽威脅中共,迫中共屈服,就己算叛逆謀反大罪,論罪當誅,反撲必烈,港人是贏不了的。然而,必輸,不等於不值得做,不代表總辭無意義。

7.中央其實不怕公投,因為結果心知--中央只是不想狗急跳牆施橫手,不願跟香港反面決裂,招人口實。但中央若然自覺被迫太過,中共絕對不介意撕破面具,以愛國、團結、和諧、反分裂、除漢奸、為外國勢力為名,嚴厲打壓。

8.民主黨不贊成總辭,沒緊要,畢竟議席尤關,要迫也迫不來。社民連與公民黨氣盛上位,大可自行揭竿,無須刻意推砌共識團結。泛民並非土共,意見紛陳,理念多元,亦屬正常。只要民主黨贊成總辭理念,就算對方式有保留,甚至反對,亦不礙大事。

9.民主黨反覆強調:總辭有失,泛民失席,會喪失議會否決權。筆者見解如下:一.假如民主黨相信港人普選志堅,就沒理由認為自己有喪失議席的可能。這關乎對港人的信任。二. 假如泛民總辭失席,亦可算是對泛民的一記及時捧喝--究竟港人為何會離棄泛民?是目標不設實際?是做法過份激進?是招架鐵票乏力?是無力鼓動港人?是無法說服港人總辭之理據?思量過後,可乘機重整策略,來日再戰。三. 沒有否決權,又如何?當今特區政府民望滑坡未止,它敢乘機通過廿三條嗎?就算泛民失席失權,政府與親中派假如想胡作妄為,就要冒得罪港人、煽動民怨之風險,冒來屆議會全線敗北的可能。筆者深信,至少在下屆立會選舉及新任特首履新前,曾蔭權跟親中派絕不敢造次--就算敢,這亦是香港人自作孽,與人無尤。

10. 香港民主運動勢窮力弱,一來強弱懸殊,二來牽頭苟且,三來民眾只有間歇淚情,缺乏全情投入,無犠牲之準備。繁榮日久,香港人專注搵食,習慣安定,只識飯來張口。香港人精明矜貴,稍作盤算,就知投身民主如飛蛾撲火。間中搭單、宣洩對個別事件之不滿,無妨﹔但要時刻瞓身時刻關注,無謂。只要繼續有錢搵,繼續有享受,繼續有途徑宣洩,大部份香港人絕對樂意對政局不聞不問。對政治冷感無力,可算是殖民地留給香港的唯一地雷。

11.香港人也是中國人,其所異於西洋人者,乃對強權尊制之容忍度。西方是"不自由,毋寧死",中國人是"不自由,何用死?"--難得國家蒸蒸日上,發財機會千年一遇,怎能放過?中國沒自由?又如何?有錢,就可以移民,享受別國二等公民享有的自由民主,哪用得著拋頭顱灑熱血,跟中央自尋死路?更重要者,香港人並非八九東歐群眾,還未真正嘗過極權的最陰暗一面,其不滿久久未至沸點,自然反抗不烈。此外,事實證明:中央絕不會是當年東歐共產政權,會安然屈服於人民力量。六十年過去,中共早就中國視為自有而有的必然的私產,你敢搶,它一定跟你死過,想在中國爭取民主,註定流血。

總結:我對香港的民主路,是絕望,但絕望,不等於認命,不等於坐而待斃,因為我們要向良知、為良心、為下一代有個交待。反正結局如一,搏,無妨,無害。說不定奇招一出,中央會奇蹟地自亂陣腳,港人可以混水摸魚,有所得著都未知。

一句到尾,為自己,為下一代,為讓抗爭聲勢得以延綿不絕,縱難撥亂反正,香港人都要拿出勇氣和良知,不能輸!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被中共打了左邊臉,連右邊臉都要被打,這便叫理性!民主大老老懵懂了,confuse 理性 with do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