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7日 星期五

理性就是面對現實

理性,或為知命,或為合理,前者是指認清客觀事實的必然限制,後者是順乎規則及常理而行。

九七以後,從政者天不怕地不怕,最怕被批不理性。

筆者常聞在野派被批有欠理性,卻未嘗聽過有人會罵特區政府、建制派及中央不理性,何解? 無他,規則為他們所定,限制為他們所設,常理為他們所闡,他們說的做的,不但理性,更是神聖。人家要萬世一系,而泛民偏要政權民授,不識情勢,當然不理性。

理性,本來無分好壞,閣下歸邊如何,就有不同的闡釋。壞就壞在人過份理性,未認清當下的局限、慣例,其實純粹人為。當刻的 “不能”,不過是一時之 “未能”。只要不過早氣餒、不妄自菲薄、不抱殘守缺,有勇氣有自信有決心,總能另闢蹊徑,將未能變成可能。

今天,仍有不少人批評泛民總辭有欠理性,志在鬧事,但請問始作俑者為何?中央不漠視民情,政府不猥自枉屈,左派不訕民賣直,不否定諒解、磋商和妥協之可能,港人何必要忍無可忍,挺而走險? 假如港人依然盲信循循善誘,倒是徹徹底底的不理性!當下申訴莫辯,總辭就是唯一有效、最符現有規則、最清晰不過、中央最不能逃避的表達方式。不過表態而己,又非暴力革命,如何不理性? 難道稍為跟中央心思相違,就是犯上,就是激進?是不是下下做其乖孫氹得阿爺笑逐顏開,望阿爺有日憐惜施恩,就是爭取民主的唯一正道?如果志在氹阿爺落搭,何不一併加入民建聯?還可以予取予攜,靠近聖恩!

要理性,也要看對手﹖只有對手願聆聽願妥協願互惠,理性方有置喙餘地。爭取民主,一句貫之:就是你要奪權,對方要維權,明明是對奕,難道就不能出奇制勝,反要跟對手商量何時可將不可將,怕將得太狼,怕吃子太多? 中央既是專制,就只容得下自家一套奴才理性。想其放棄專制?這就是必然的限制,要認命。與其糾纏於應否總辭,倒不如著眼於其他人為的問題--如何動員選民?如何讓港人理解情勢危急?如何爭取中間選民的支持?如何抗衡對手調動鐵票—因為這場仗,勝則氣勢無兩,敗則給中央看穿皮相,這才是面對現實的理性。歷史跟港人,早已進入另一股洪流,有進無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