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4日 星期二

直到最後,我們從未低過頭

民主黨表明不支持五區總辭,指總辭並非公投,或令泛民失去議席及否決權,風險奇高。

或許,民主黨真的老了,回歸前,幾許風光﹔今天,暮氣重重,此時此刻,民主黨儼如泛民內的建制派,行事因循,諸多顧忌。自以為理性持重,實則是拖其他民主派之後腳,突顯矛盾,毁他日跨黨合作之可能。社民連和公民黨敢於獨撐總辭而群眾掌聲不絕,足見市民(至少是泛民支持者)對民主黨已近乎嫌棄,厭其礙事。

先談民主黨的 “總辭議題太多,故非公投”論:沒錯,五區總辭,確實非十足公投 --這是因為政權漠視民意,不容、亦不敢面對正式公投。港人無奈,唯有退而求其次,選擇最接近公投、最能反映民意的總辭。總辭經逾半年的蘊釀,又逢政改建議出枱而出籠,其核心議題,對港人以至中央實在明確不過。試問民主黨憑什麼以議題太多太亂為由,藉故推搪? 一句到尾,真心相信港人對普選熱誠不滅,就不要怕交議席一時,讓港人可以藉選票表達對普選之訴求。

第二是 “喪失否決權”,究竟現時有什麼迫切或重要的議題,足令這個否決權神聖不可侵犯? 筆者左思右想,亦只得出相對教人憂慮的“廿三條”。然而,請民主黨看清楚:當日廿三條之垮台,關鍵不是泛民擁有否決權,而是政府怯於七一五十萬人的公民力量,以及行會田北俊的臨陣倒戈。即使泛民無否決權,只要牽得起、保得住廣泛的民意,政府也絕不敢逾雷池。筆者敢斷:既有前車可鑑,又值民望滑谷,政府為免再推民怨,至少在下屆立會選舉前不提廿三(更不要說什麼跟民生對著幹、牽涉利益輸送的草案—弱勢政府,政制可以靠阿爺撐腰﹔但民生問題,就只得跟著群眾鼻子走)。倘若曾特首真的糊塗極致,夠膽再挑動群眾,就要準備面對七一之翻版,甚至是昇華版,要揹上各級選舉左派覆滅的責任 。即使,即使是次政會因此得而通過,既然港人已先循總辭將泛民代表拉下,就夠反映市民在政改與泛民相左。政改通過,也屬民意的體現,泛民再無奈,也得接受。然而筆者深信,政改逆民而過,對左派及政府而言,是過得初一,過不了十五。

面對強弱懸殊,面對舖天蓋地的壓制,民主黨口中的冒險,是唯一讓民意發聲的出路 --不是港人甘冒犯險,而是當權者從未放我們一條生路。請民主黨好好想想:自己何以對民意缺乏信任?何以不敢將議席還予選民,讓港人得以向權力發聲?面對一個對自己長期敵視、多番扭曲忤逆民意、只望統戰自己而非從善如流的政府和中央, 一廂情願的“謹慎”,意義為何? 對方會否體諒你的 “謹慎”和 “善意”,以 “善意”相待? 若怕左派乘時調動鐡票搶攤奪壘,難道泛民擁躉十倍窩囊,不識拖男帶女,以高投票率化之無形? 筆者尊重民主黨的決定,但亦望民主黨認淸:叫得做抗爭,對壘就是遲早之事,總辭已是最君子之舉。千萬不要藉謹慎掩飾計窮,不思進取 --因為就算總辭實效寥寥,它也足以讓全世界,讓下一代知道:直到最後,我們從未低過頭。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