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2日 星期日

民主黨之存亡 全看總辭

社民連與公民黨搶先發難,宣佈參與總辭。身為泛民老大哥的民主黨,卻議而不決,遲遲未動。民主黨黨鞭司徒華解釋:五區總辭乃孤注一擲,必須審慎,倘有消失,泛民喪席,就會失去立會否決權。

補選會否令泛民失去議席,無從預知﹔但民主黨對總辭模棱兩可,則足以反映他們對港人信任欠奉,暗驚港人對民主普選之追求缺乏決心。倘若民主黨真的一如其平日所言,深信港人深明大義、民主之心愈燒愈熾,就沒理由相信泛民會在補選中失去議席 – 為表決心,能夠上陣請辭者,必為泛民各黨的重量級人物莫屬。事關向京明志兼泛民存亡,泛民票源屆時定必傾巢而出,而極高投票率抗衡親中鐵票。今後抗爭聲勢是壯闊還是退斂,就全繫於首仗總辭的成敗。面對左派訕民賣正、政府唯命迎奉、北京蔑視民情,道理與善意已屬一廂情願。民主黨現在要籌謀的,不是應否參與總辭(因為時勢已不容他選),而是如何在補選中如何迎戰親中派鐵票來襲,以及北京背後的指揮調度。謹慎,只限於雙方勢力對等之時﹔面對敵我極端之懸殊,就是”出奇",明知“制勝”機會寥寥,也明不爭朝夕、但求聲勢得以永遠的道理。孤注一擲,不過遲早,所謂謹慎,不過是用來掩飾自身的虛怯與計窮。

猶記得八九六四以後,建黨伊始,民主黨一派慷既赴燕市,為港人翹首仰望﹔今天,或是享國太久,或是自身也被民主步伐之窒緩所拖垮,民主黨現在愛惜著好端端的一個頭顱,再難引刀成一快。除了飾演建制怨婦,民主黨早就無力領導民主洪流,只識跟在民情背後,為港人厭棄拋離。

若論誰親誰疏,一個手無縛雞、暮氣沉沉的民主大老,理應是政府最要好、最要靠攏的盟友 --它的存在,既能維持撐起議會民主多元之假象,亦能保證泛民陣營的保守、激進兩派鴻溝永在,難成一氣,為市民厭惡。沒錯,政府就是樂見民主黨謹慎且天真—謹慎得拖著其激進派別之後腳,天真得妄想墨守成規大事必成,讓政府以夷制夷,任其自毁形象,最後一舉拉倒。

民主黨今天決定如何,對總辭與否已經無關痛癢—因為一切已經太遲,主導早就落在社民連和公民黨之手,但這絕對關乎民主黨之存亡。是大徹大悟,還是繼續甘於做建制的擺設﹔是全心將黨委予港人港人之決心,還是待選民在下屆選舉以票嚴懲,一切都繫對總辭的決定。華叔,你怕輸了立會否決權﹔但筆者信港人,信補選後議席無恙﹔信下屆立會選舉以後,泛民在地區議席仍能手握多數。只時屆時你會發現:本屬民主黨的議席,已為其他泛民派別或獨立人士所取代。民主黨既無面目面對群眾,只得徐徐湮沒,僅留下一闕遙寄過往民主抗爭的輓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