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士為知己者「辭」

秦末,宦官趙高專政,使女婿閭樂殺害秦二世胡亥。刀擱頸項,二世還想討價還價,「願得一郡為王」,不許﹔「願為萬戶侯」,不允﹔「願與妻子為黔首」,亦不容。胡亥只得受死。

看在今天政改之爭,北京,恰恰是普選必誅的趙高。至於胡亥是誰,倒難說準。至少港人未有如此窩囊,泛民亦不至畏自枉屈。但當中的拉据,實與趙高胡亥無異 --不論港人想法為何,不論個別泛民如何妄想勸服中央,一涉中央之威信及控制,中央就決不妥協。一切都不再是靠道理、諒解和互信,而是力的表現,純粹較勁。你桀驁不馴?我就以逸待勞,一於跟你拖個天長地久,看誰拖垮誰。

事實擺在眼前:若然普選就是最終目標,當下新增五個違背普選原則的功能議席,是啥意思?在你面前掘個深坑,然後喊你行前跳下去,這也是 “向前踏步”呀!可是你心裡明知:一步以後,就是萬丈深淵,堂堂新增五尊神佛,必然易請難送。假如這就是中央釋出的善意,世上還有什麼是惡意?

想要北京接見泛民?可以,只要泛民不學清朝英使馬戛爾,肯在乾隆皇帝前三跪九叩,北京必然留坐,讓泛民聽訓。想對等磋商?真荒謬!稍懂歷史,唯一跟老子們平過起平過坐的,就只有國民黨,還是解放前老蔣的國民黨!(前朝彭督不過三流。另起爐灶,手到拿來) 。就算要磋商,咱們也有忠誠可靠的人大政協,何須跟你們商量?從來只有我統戰你,沒有你威脅我,你不馴服,就是你冥頑不靈破壞大局。他日有什麼車毁人亡,怪不得我們。所有後果得由你們一力承擔。香港的千古罪人,就只有你們。

北京要的,是泛民先行屈服﹔但屈服於眼下這個爛政改,等同割地賠款。泛民一旦接受這個名進實退的方案,就是違背理念,背棄選民,不要說下回議席保不了,更是成了中央扼殺民主的幫兇。面對甚囂塵上的總辭,中央尚能如此敷衍,不是蔑視港人決心,就是看扁泛民無膽履行總辭。僵局如此,早無運轉餘地。

若然泛民真的相信港人對民主矢志不渝,就不要議而不決,總辭就總辭。沒錯,中共是嚇不倒,唬不得,愈受威脅,打壓愈烈,總辭,泰半徒勞無功。然而總辭並非單純向北京表態 --它是港人向世界的明志,是要讓全世界人知道:追求民主,不是閑著無聊,不是玩票業餘。港人對民主普選,是認真,是堅決。不求什麼,單是藉小數犠牲以揭專制之嘴面、喚醒沉默之群眾,跟世界共呼遙,已是總辭的勝利。士為知己者死,我信港人不會棄兵曳甲。我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