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8日 星期三

中央有心沖廁否?

政改方案玄之又玄,政府無膽大刀闊斧,唯有修剪旁枝末節,功能直選各增五席,功能五席限由民選區議員選出。而至為港人關注的普選路選圖,則繼續欠奉。

由始至終,中央不允普選的理由,都是 “未是適當時候”。可是中國就是一個未嘗民主、不識普選的國家,中央又憑什麼說香港的普選何時合宜,要何條件?終日打著 “循序漸進”的,是中央﹔死也不肯交出這個 “序”(路線圖)者,又是中央。中央一日阻擬拖延,路線圖一日不拍板,港人只會繼續都認定中央信口雌黃,朝令夕改,互耗信任。

消息傳出,北京認為泛民叫價太高,幾乎不會首肯。但究竟價高價低,中央又盤算為何,香港人茫然不知。說來說去,所謂中央心思,都不過是左派人士單面闡釋放風。當中孰真孰假,扭曲與否,天知地知﹔左右如何為左派耳語所惑,中央對普選、以至港人之直正想法為何,亦無從稽考。

兼聽則明,偏聽則暗。今日普選爭選僵局如此,不是港人苛索,而是中央偏聽,以為港人真的貪得無厭。中央想當然地派錢派著數,卻不知港人其實最想要的不是利益一時,而是福祉永遠。港人要的,就得民主,無花無假,童叟無欺。既然中央口頭贊成普選民主,何以不願接見泛民議員,讓他們陳情民意? 民情既屢次為左派胡言所煽,令中央多次丟面,何解北京還是執迷不悟,死心眼於土共之收風報料? 是中央犯了 “燈下黑”,看不清羽翼低下的土共鬼胎各懷,還是中央對港人本來無一絲信任,聽到左派詆譭泛民和曲意奉迎,特別起勁?

磋商政改,港人其實早就準備就緒,一切只待阿爺願意跟港人直接、坦誠商討。港人要治港兼自主,反對派亦非新芬巴斯克,中央何必猜疑太多? 所謂顧慮,全皆有人壟斷上達天家庭之天地線,一方面將港人妖魔化,一方面又假傳聖旨,借內耗發財取利。中央只要放得下對港人的偏見,抵得住左派對事實的扭曲,拿得出坦誠相向的熱忱,肯打開直接對話的渠道,自能撥開雲霧,首得雲開。誠如前總理朱鎔基所言:”什麼都可以談,大家自己人”。

今天,泛民不知中央心意,唯有出招連連,不曉得何時擊中中央死穴,破壞關係﹔中央隔著上百個左派為港把脈,把來的也是港人真正的脈像,落藥一廂情願,吉兇難料。要突破僵局,就不要讓坐廁廁盤充塞污物,要大力用水沖用泵通,水到渠成。任得幫穢物反霉反臭,遲早只會霉爛坐廁,播菌滿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