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4日 星期六

平衡利益是詭計

政府提交政改諮詢文件,有消息指建議包括新增十個議席,直選功能各佔一半。功能組別傾向由民選區議員選出,委任區議員無權投票。

筆者不明:功能及直選何解席數必須均等?選民基礎狹窄的功能組別,憑什麼跟出於普選的直選議席平起平坐?

凡涉政改,不少人都執著於要 “平衡各方利益”﹔然而,現實是任何一個利益團體,都只會極盡能事擴大自身利益。平衡一詞,是天荒夜譚。刻意容許各別階層在立法會有一席位,本來已經有欠公允﹔何況所謂“功能組別”,如法律界、銀行界、工商界等,他們本來就是社會的最大受益者,擁有絕大部份的財富和權力,憑什麼可以在議會再分杯羹,權外有權?為什麼普通人就要在議會外抗爭而不果,少數商賈豪貴就可以摸著酒杯底,跟政府討價還價錙銖必較賺盡?難道香港就真的如George Orwell所言:” Some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對某些人可以置若妄聞,對個別團體就要拉攏靠緊?

功能組別,固名思義,是著眼於為自身團體增取利益。面對不直接牽涉自身利害的政改,利益在前,議員大多是樂於現況,樂跟政府隨風擺柳,窒礙普選進程。功能組別本是前朝遺物,其後得以擴充,亦純因屈服於回歸前北京對普選之噪動。既然今天的功能代表劃分不明(如醫學界只限西醫而不包中醫),個別組別選民基礎狹窄缺乏代表性(公司單位),假如政改真的有心以普選為終極目標,就算不削減功能增加直選,也該以大幅擴充不同界別的選民基礎,而非以平衡利益為名,窒礙普選步伐為實,亂點鴛鴦。政府若然新增認定功能議席該由民選區議員選出,又何不直接將之歸於五區普選,反要架床疊屋,巧立名目?

普選的目的,是制衡權力,而非分贓平益﹔是以個人為單位,而非團體為依歸﹔眼光是放諸全民整體的長遠福祉,而非個別群體的短期好處。社會結構複雜,利益紛陳,從來只有西瓜靠大邊,沒有什麼平衡不平衡。真正的民主,絕非無從為之的“平衡各方利益”(而又暗自在背後利益輸送私相授受),而是 “個人權益均等”。普選的理念之一,在於它承認每一個獨立個體的選票,分量均等,不會有人可持階級、職業而票又有票,將社會推向對立。何況某些界別成員,早在社會享盡人脈地利(甚至直達天庭),權力特盛﹔普選出籠,只會阻礙他們伸張利益,他們哪會支持?政府想維護一伙本質跟民主相違、著眼私利的buddies,又同時說向全民普選邁進?一句到尾,平衡利益是詭計,拖跨/阻延普選是真諦。

消息傳出後,自由黨副主席張宇人表明不贊成委任區議員沒有投票及參選權 -- 因為這樣對他們不公平。張先生要 “自身”而非 “全民”公平,一下勾勒功能組別之精義--功能跟直選是相生相尅,早該成為歷史。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寫得ok 但 .....
首先 整理下 你個 意見欄 有問題 入唔到
還有 可以寫短少少 精簡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