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1日 星期三

不要為現在賠未來

香港人,究竟你有多熱衷普選?

任何民意調查都會告訴你:全民近乎一面倒支持普選,對民主有訴求。然而臨陣對圓,香港人又是否願意付出?對民主,香港人是想自力更生,還是望天打卦?

回歸後,香港的民主進程寸步未進。不認不認還須認,一切只能歸咎於人,包括中央、特首,以及你和我。

中央對港人的猜疑,對民主的敵視,對絕對權力的執著,使它樂於偏聽親信胡訨,對市民訴求充耳不聞,對泛民議員諸多敷衍。本應擔當中介角色、代表港人向中央傳達意願的特首,又偏偏是授命北京,遇事必揣摩上意,反過來脅迫民眾接受殘缺不全的政改建議。公眾倘有不滿,就說我們冥頑不靈,是我們令政改停滯不前。所謂協商和共識,不過是要市民服從和收聲。香港人從來都想好言相談,只是當權者不願、亦不屑跟我們平起平坐,讓專制的私慾,蓋過理性與福祉。

面對中央的專橫、政府的忤逆,香港人怒不可抑。適逢民生艱難,經濟凋敝,社會發展茫無方向,普選更成為港人的最後曙光。爭取普選,既是向中共一顯明志,也是絕處求生的怒嚎。問題是香港人,以至今天的中國人,心底都有著一個嚴重窒礙民主發展的缺憾—害怕失去已有的一切。

香港人眉精眼企,所以也“貪生怕死”:我們明明比在位者看得更透、望得更遠、想得更深,卻偏偏噤若寒蟬,明哲保身。我們非常樂意發洩,網上惡攪留言創意澎湃﹔但一談實質的籌劃及抗爭,就不太願參與投身,怕失去現有,怕辛苦折騰。革命無膽,反抗不能,港人一概只能訴諸於呻,呻現在,呻過去,接著如常大嘆倒霉死忍。若受不了,有錢就舉家移民,享受他鄉唾手可得的自由民主﹔若要留港終生,爭取也得有人吹雞,有人代勞,好讓大隊一程順風。否則零星示威還可以,全心投入別煩我。

香港人之矛盾,在於一方面自詡醒目過人,工作娛樂都自命不凡﹔一方面卻對強權過早退縮,對個人力量過份自貶,早早認定自己無能為力。為了不使自己日後大失所望,大部份人都只願專注於當刻的絕望,不是漠然無奈,就是不察不想。情緒只隨一時吹雞或政府犯錯而驟起驟降,亢奮一時。聲勢無從長期波瀾,令中央認定送禮港人不過求生活求財富,爭取普選,殊非出於對民主自由的渴求,而是為民生生計另謀出路。是故送禮一次又一次,以援訴求於一時。

筆者明白:香港生活艱難,謀生已夠磨蝕心神,肯閒時上街遊行,已算做足本份,不能強求。沒錯,生活迫人,就是香港人的不幸。我們未嘗過極權之極致,就沒有東德人的忍無可忍,燃不起他們痛恨專制的堅定決心--他們沒有什麼可輸,我們卻有太多輸不起。但請記住:所謂膁來的 “現在”,最後是要用“將來”來償還。前路再艱鉅,也要勉力前行。一是繼續做個孫,奢望阿爺有日心血來潮大發慈拜﹔要不然就跟阿爺日日說:不要白不要,你不能拖垮我,我亦不會逆來順受,再有賠無膁,都不善罷干休。爭取普選,是港人跟北京的夙世恩怨,不限一時。一日不成,永無止境,即管看誰先待不下。

1 則留言:

笑聽 提到...

唔夠本對賭,一係唔玩,一係 all 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