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6日 星期五

立在中國的復活島石像

明明殺人千萬,令中國白白折騰廿年的開國禍首毛澤東,何以仍受萬民敬仰?

今日資本主義盤据中國,鼓吹階級鬥爭、反資反修的毛澤東思想,又憑什麼死灰恢燃,陰魂不散??

中共多年對毛隱惡造神,歌功頌德。經歷過文革、大躍進的上一代,中毒已深,早視毛之偉績如日月星辰。他們不願否定自己的青春盡歸虛無,唯有不問苦難擁毛到死,讓冤苦昇華為有價值的犠牲。而不曾經歷上代慘況的後文革世代,亦為祖輩及政府的長期熏陶,對前事糊裡糊塗,有的思想倒模,信毛有功今日祖國﹔有的反抗不能,唯有消極抵抗置若妄聞。今天毛得崇拜,其邏輯如下:中國強大,因為它是新中國﹔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只有毛澤東,共產黨才能當政,才有新中國。結論:我們的毛主席,願你的名受顯揚,願你的主義奉行在人間。

三億毛像忽立湖南,有人憂慮毛風再起,左禍再燃。阻得了改革開放? 畢竟開放三十載,利益雖非均霑,小富總算初成。就算人民再愚昧,都早有 “不能再走回頭路”之共識。在上吹毛捧毛,百姓頂多虛應故事,定時參拜,限日供奉。所謂左風蔚然,不過限於流竄權力階層,是保守派脅以民族不和及維權衝突所打出之“正統”旗幟,志在保衛山頭、抑制改革步伐於一時,望回復老毛當年一呼天下應之盲流世代於永遠。在下的中幹小幹見風駛舵,自然樂意揣摩上意,搶閘勇猛,在權力範圍內大慷人民之慨,廣建宗廟生祠,造勢助興。純然一台大老倌跑龍套自演自迷的自作孽,卻迫著億萬人民買票敬陪,好就和鳴,悶就呵欠─只要不礙發達出國,大家都任得你鑼鼓喧囂。

除少數因失落改革、迫於美化過去的國人外,對大部份百姓而言,苦,早就捱夠﹔難得發財,中國人斷不會、亦不願再次中計。不論有意無意,拜毛亦不過是國人對中共政權之妥協,以換取穩定發展而已。然而問題的關鍵,在於中國獨有之國情:在獨裁政權體下,一兩個人的失常,可以煽起少數人的越軌與過火,繼而顛倒乾坤,迫使大部份人一同陪葬。即使群眾清醒,亦不代表他們不為形勢所迫或利益所誘,自願/無奈拒絕清醒、放棄清醒,在瘋狂中掙扎求存。一將攻城萬骨枯,稍改溫總名言:小撮人內耗再乘十三億,就是全國的大災難,輕則虛耗龐人力財力,重則棄真正民生大計於不顧,政策為意識所左,改革出軌。

太平洋復活島的群像,是一群甘為取悅神明而摒棄生產、因爭榮內鬥而滅族島上的蠻民之遺物。今天,類似鬧劇/慘劇竟然在所謂未來的超級大國作首輪公演,論進化論現代,中國原來仍然學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