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5日 星期四

慶廸士尼功成身退

禮金,32.5億。
嫁妝(包填海、買廠及地鐵支線),157.8億。
無償貸款,61億。
股份比例,52%。
話事權,零。
這就是香港不惜割地賠本、千方百計搶到手的廸士尼樂園。細、悶、侷促,全國公認。

有官員說上海擬建的樂園再大再新,都不會威脅香港廸士尼:皆因中國市場大,兩地可以互補 。

香港廸士尼現在明明全國獨市,卻依然年年蝕錢,說上海樂園沒甚影響,隨時助轉虧為盈?這是什麼邏輯?

互補?人家地方大、設施多、有gimmick,香港相形見絀,要敞園互補什麼?

香港廸士尼樂園,本來就是政府與大陸遊客的一場霧水誤會:同胞來香港,從來只得一個目的:購物吃喝。

想針對大陸客,就要針對大陸客想從香港得到什麼。大陸客到港,大的買樓,細的買袋,全家舉奔送鈔,皆因香港是購物和飲食天堂。祖國欠奉的名牌新款美食佳餚,香港多多都有。講消費講享受,香港款多質優,佳廉物美,尚比大陸猶勝一籌。去廸士尼?不過搭單,叫做過把癮就夠—何妨敝園魚塘般大,去一次就夠好受。即使廸士尼形像風靡全球,香港樂園上馬匆匆,硬件不足, 綽頭欠奉,結果是不如本土特產海洋公園愈做愈紅,鯊魚海豚海豹齊出籠。一句到尾,只怪當年政府崇洋崇得急就章,兼忽略同胞購物至上、遊樂次之的心態,致使樂園今日半生不死,繼續火燒銀紙。十年過去,不認不認還須認:香港廸士尼,已經過期失效,剎那興奮過去,是時候由上海的新款取代。

廸士尼不堪回首,要保持香港旅遊業的競爭力,就只得開拓客源,包攬國外遊客。自回歸以來,本地旅遊業短視自封,一味依賴小康同胞魚貫而進。對外除有維港星爛星匯,就不曾著力向全球遊客招手。雖說國內同胞愈來愈富裕,潛力無限,但他們愈有錢,對香港反而是一個危機 – 因為香港會逐漸淪為他們旅遊的次選。同胞有錢有自由,大款一點,自然樂意去遠一點,感受異國風情,朝聖名牌殿堂,遲早摒棄香港這個女人街地檔。今日同胞小康,當然樂意湧來見平就掃,不亦樂乎﹔但總有一日,他們始終會不屑地攤,奔赴巴黎米蘭。當連購物不再成為香港優勢,當祖國大城小市與香港無異,你東方之珠,人家也華燈初上,本地旅遊業就確實壽終正寢。

還原基本步,香港本該珍重的文化特色—舊殖民地風情,或許是旅遊業的一片生天。這裡的古建築舊街道,比得上青島德治、東北俄管時的紛雜風情。只要懂得包裝推廣,國恥都可以昇華成一抹引人入勝、發千古幽思的蒼桑和感慨,視野無垠。一個可以讓遊客在窮街陋巷尋幽探秘、每磚每木還滲著段段隔世典故的香港,是一個守得著靈魂的香港,是旅遊業可長期維生的唯一憑籍。廸士尼?當作荔園罷,免得眼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