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1日 星期三

剖釋上帝三 (The Psychoanalysis of God Part 3)

憑著天威,上帝更加驚嘆於自己的全能。
人類,令沉浸在無上光榮的神,首次頓覺無力,這種侮辱,令神嚴令將
阿當夏娃逐出伊甸。而早早建成但用途未明地獄,就擔當了以極盡殘酷折磨之能事懲罰人類對神之不義的地方。
祂,從此就只有猜疑人類,
祂要測試阿伯拉罕的忠誠,要他殺子籌神,
祂要反覆折磨約伯,證明約伯對神的忠貞,
祂要對人類諸般屠戮,殺至眾生俯首稱臣為止。
由當初明知結果而選擇繼續信,祂現在選了明知結果,但就偏要繼續猜疑。
以愛換愛不可得,就唯有以大能制服。一旦大能釋發,強如上帝亦到沉醉當中,無法自拔。
祂,從此竭斯底理。一次不忠,百次不容,人類自此沒有一刻能逃得出祂的視線,動輒得歸咎。
舊約聖約,亦就此沾滿鮮血。該死的、不該死的、不知就裡地死的,凡是不信祂的,通通都被押往地獄受永世苦劫。
在祂眼中,沒有罪有應得、沒有罪不致死、沒有無辜牽連,
人類,沒有個體,只有整體,要有罪同當,有難共承。
一切,都是人類的無所定將神迫得狗急跳牆,頻臨深淵。
是人類令祂尊嚴受損,讓祂情根錯種,傷害了祂的感情,有欠於祂。
我們忽視上帝的心靈,這就是我們的原罪。
祂選擇以血相報,要人類認清,當家作主究竟是誰。

因為,錯在人類,所以人類只能怪自己,不能怪誰。
冷靜去想,上帝的渾身解數,其實是對人類的牽腸掛肚。
未有人類前,神了然一身,只有寂寞,只有空虛。因為有人類,祂初嘗愛人和被愛的滋味,首次有情可寄,有愛可施。祂,陶醉﹔祂,迷戀,愛與被愛,令祂首次感到自身的實在和完整。
因為有著愛的交流,神學識對人類有期盼和渴求。未有過與外物交流的祂,或許未有想過什麼﹔祂只知一旦欄柵打開,就湧出了有股急欲關懷、寵愛和珍惜的莫名衝動。從人類對自己的依順,祂感到前所未有的稱心與滿足。
祂,有著一副赤子之心。
但這顆心,卻竟然人類情感的無所定向而玩弄鼓掌。原來潮著自己洶湧而來的愛忽然止息,令上帝霎時間措手不及,方寸大亂。人類一時的心歪,踐踏神的一腔痴心,百感交雜間,祂想不出有什麼方法挽回人心,只知心中有前所未有、必須平息的怨憤。
結果,上帝一時錯亂,錯用全能。軟的喊不回,唯有用硬的喚回來。
這一次盛怒,一怒就是上千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