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2日 星期一

剖釋上帝二 (The Psychoanalysis of God Part 2)

阿當和夏娃,面對上帝的神乎奇技,驚嘆不已。他們認清自己的脆弱,對上帝例必頂禮膜拜,感恩戴德。他們對自己的全情依賴與馴服,又令神的喜悅無以復嘉。
因為不為人知的全能,只是無能。
從人類對自己的驚嘆、崇拜和依靠,神肯定了自己的權威和全能。
祂初嘗到嘉許、注目、讚頌、鼓勵。
祂終於在人類身上,找到存在的目標。
這種被認同和高舉的快慰,令祂立誓重回無始無終的孤寂。
為著對方的愛,祂決定不惜低價,願意無條件施予,去呵護人類那種彌足珍貴、但又理所當然的遵從、渴求與崇拜。
但是,那一天,上帝初嘗被忤逆、出賣和背棄。人類竟然不知自愛,為禁果出賣靈魂,違背了自己的禁令。
祂,嘗到前所未有的既羞且怒。祂面對這種前所未見的情緒,欲語無言,欲哭無淚,思緒,當堂混亂。祂只感到湧出一股股無以名狀的不忿與衝動,急欲排解。
祂怒,是因為人類違背祂﹔祂羞,是因為偷食禁果這回事,全知的祂,早早料到。
一方面祂害怕人類一旦擁有智慧,就會懂得為自己籌謀,失去控制,自己從此備受冷落﹔另一方面,祂不願面對被自己所愛的人類出賣。
祂就算腦裡明知結局如何,心裡亦然暗地希望事態發展會出人意表。
祂選擇撒手不管,是因為祂寧願相信人類會懸立馬,都不願接受全知所預視的結局。祂傾心相向,人類怎會/憑什麼背棄自己?
可惜,一切事與願為,人最終背棄上帝。
想到自己被出賣,想到自己竟然蠢得對人類心存奢望,上帝當刻怒不可遏,決定要施以懲戒,決定要人類萬劫不復。
同時間,上帝嘗到怨恨的甜美,樂此不疲,天上天下無人能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