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1日 星期日

剖釋上帝一 (The Psychoanalysis of God Part 1)

太初之始,只有神,只有混沌。神,無父無母,孓然一身,一直只知自己自有而有,卻未見弄得清自己的源頭。
叫天無天,叫地無地,面對無始無終的寂寞,無所事事的迷惘,祂幾近癲狂。
或許是絕處逢生,祂,突然從虛無中驚醒過來:
“OH! MY me?! 我既然係全能,何解唔搵d細藝做?”
想起自己原來是全能,神非常興奮。
祂躊躇滿志,一心要幹番大事。結果,祂想也不用想,便隨手創造了天堂和地獄。
祂看見自己的傑作,不禁喜上眉梢﹔奈何這種歡喜,有壓抑,不暢快。
因為對祂而言,完美,簡直是手到拿來,驚喜欠奉。
祂,決走再接再厲,要有光,有山,有水,有飛禽走獸。
可惜,太過隨心所欲,太過舉手之勞,神當初的熱忱,日漸泠卻。
到了第六天,神,已經感到氣餒。明明眼前所有東西全是創舉,何解心思總是空虛、飄渺?
祂愈望地上的花鳥蟲魚,開始愈覺眾生檔次太低,兩廂情不投,意不合。
“OH…My me! 點解我唔照著自己的模樣做個伴?”上帝霎時靈光一閃。
神嘗到了思考的滋味,十級興奮,立時思如泉湧,欲欲躍試。不過若然又是隨手一變,實在太沒意思。祂這次決定要用泥土細搓,兼且給他造個伴侶,實行成雙成對。
神用纖手輕揉嫩土,愈搓愈入神。
實幹的感覺,實在的付出,令祂有出期不意的快慰。
既然隨心所造的都已經無懈可擊,悉心設計的又怎會不是完美無瑕?
略為費神後,神成功創造了人類的始祖--阿當和夏娃。阿當是男,夏娃是女。
“那麼我都是男人了吧…”神遲疑地說。
這份難能可貴的自豪,令祂心愛著人類。
祂從人類身上,實實在在地認清自己是何等完美。每見阿當和夏娃,祂就更加深愛自己,進而愛屋及烏。祂決定為二人精心打造一個伊甸園,好讓人神共處,同為各自的完美無暇而陶醉、恩喜。
(續)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OH…My me!
在文法與意思上,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