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7日 星期二

我唔係冇試過

我唔係冇試過。

我只係識安分守己,亦願意日搏夜搏,賺嗰一萬幾千,但求有個小小既安樂窩。但出面嗰班人,唔理堆填區沉降,唔顧窗台要當半張床,起樓純粹攞黎吸引大款去炒,個個混水摸魚,幾格地磚都炒到天咁高,不停賺大錢。咁叫公平咩?

我好唔容易讀成大學,想讀上去,點知學位送晒俾祖國同外國既學生。我做野,諗住入間大公司,以為勤勤力力,應該平步青雲,但又撞正我生不逢時,經濟差,人工低到僅僅還Grant Loan,日日帶飯,娛樂欠奉。但我同自己講,我雖然唔係最標青,但我肯捱肯搏肯學,總會捱得過。

冇錯,係捱過左,俾人裁左兩次之後,我今日總算有著落,膁萬零二萬,美其名為中產,但要過著死慳死抵既苦燥生活。前幾年我一個仙都儲唔到,屋企人將一世積來黎既幾十萬俾晒我,叫我唔好白租屋幫人供樓,自己置業。但係樓價失偏偏追唔到 -- 經濟差,樓價低,我失業無錢﹔經濟好,樓價飆,我人工多八百,買多件衫就無。 我諗過攞啲錢去買股,最後自知唔夠人玩,輸少當贏,唯有繼續瞓上格床,用電腦要跟弟妹輪流。

我有問自己:我係唔係入錯行? 但後來我發現,香港除左i-bank,做醫生,做律師,就行行都係錯--維生勉強,發圍免問。我唔係求好多錢,但我做設計,偏偏喺香港就難發圍,專業一概不認。個客有錢,就可以指指點點,自己無牙力全人撐,只有照單執藥。講創意,啲客唔稀罕﹔但講精力,公司一定榨到你盡 -- 一星期七日,至少有兩三日做到三更半夜,做到意識虛無。我都想用心做,但係唔係個個都信你做既係最好,到頭來你見識多眼界闊有橋,又何嘗唔係俾有錢佬擺佈?

我真係唔想用成世人供一層樓,但喺香港,唯一既憑藉,就係一層樓。為左佢,你唔敢轉工,你無晒理想,你日過一日,眼白白見住啲有錢佬唔駛用腦,你就要將成世押落佢地度。我終於明白,安份守紀,就是指要甘心做有錢佬既賤僕,做政府的稅奴。我都係想自求多福,但政府嗰班福頭同有錢佬,點解唔肯俾我一條生路?

無錢,唔好諗住生,想生都無位﹔有錢,新抱就可以每十個月倒模咁倒。呢個世界公平咩?呢個世界公平咩?XY豪廷買唔起,牛頭角上邨可以望維港,公平早就填埋喺將軍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