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7日 星期三

甘威事件

是甘乃威示愛闖禍?還是有人錯解/曲解好感?甘乃威答覆含糊,女當事人又堅拒露面,只餘半個局外人譚香文從與女方的默偈中略知皮毛。傳媒久無大案,一捉疑似黃腳就煽風點雨,本來微雨翩翩,就給傳媒及民主黨弄得滿城風雨,好像與公眾利益真點沾得上邊。

筆者讀畢林忌一文,對其觀點實在贊同不過,惟欲略為補充。

示愛與好感,前者是主動進取,望有下文﹔後者是單純一種感覺,近乎讚賞,未必有心在關係上有任何進展。眼下各大傳媒及民主黨人,示愛與好感相互交叠,對事件性質的了解超級粗疏—總之有理無理,但凡男女擺在一起,任它性質何如,例必曖昧,例必心邪,而方人亦例必有罪,女方又必然受屈。

先說好感,讚賞員工精乖靈俐,是好感﹔讚賞員工勸奮搏命,是好感。好感,是對一個人的欣賞,正常不過。上司讚下屬,宣之於口,更是辦公室內值得鼓勵的相處之道。今次甘威觸礁,錯就錯在向一個女性表現好感。男人一時大意,對字詞的意味稍有疏忽,遇上女方過份敏感,無限解讀,必然會令本來和治的合作關係忽然變得侷促、突兀、不自然:她昨日還梨花帶雨,今天何以突然態度冷淡,著著迥避? 不知就裡的男人,起首會一頭霧水,轉頭就會對對方有違理性的防範行為嗤之以鼻 --皆因懷疑對方鍾情的女性若有心拒絕,一是拖拖拉拉,二是快刀斬纜,若女方屬後者,不難想像她對甘態度會突然一百八十度轉差,處處作對,以求甘知難而退。甘如不諳中女心事,自然初看驚愕,後則生怨,與其冷戰,與其受氣,倒不如送你另謀高就,無必要糾纏於無謂的猜度,枉費心力。

好了,就算甘所謂的好感是有傾慕成份,甚至如報章所言的示愛,甘之罪行就是身為有婦之夫卻偏偏心儀他人,求愛不遂就藉口炒人,敢問干卿何事? 首先是市民投票選舉,是選賢予能,並非選賢予德。我們從來都是以政綱、承諾為選舉的考慮因素,不是以他半世人有否試過一腳搭兩船、做愛唔戴套、女友有否墮過胎、少時是經常造愛等私生活作為投票依據,查足家宅。甘議員想有婚外情,既未觸犯法例,類似情況在現實社會亦屢見不鮮,事情純粹三角關係,想教訓他、批評他,就只有甘太有資格,傳媒和其他人憑何置喙?當初市民不是因為甘高尚如耶穌而選他,選民與議員之間在私德上亦無須作什麼承諾。今日他的私德有損只限感情轇轕,不及公眾利益及以權謀私,公眾憑什麼要甘辭職? 我們從來都不是要選一個完人,議員也是人,亦是市民一個,當然有缺陷。只要他的缺陷或過錯不曾令公眾利益受損、不曾違背對選民之諾言,繼續敬業樂業、好好服務市民便行,至於感情爛攤,最好貴客自理。世界上總有些人,對公眾人物施以異於正常、極端嚴苛的道德標準,動輒對他們諸多刁難,他們不願將之求諸己身,卻很樂意以此控制他人,一旦發現當事人敢越雷對半步,這幫平日對道德不屑一顧的人就會忘記自己私德同樣的不堪,飛撲出來口諸筆伐,大玩批鬥圍毆,高喊: “唓!議員咪又係人一個,都好衰咸濕,都係咁賤!”。哥哥,沒有人告訴你議員是神,他從來都是人,是你不知什麼原因,覺得他必然是完人一個,與其說他賤,倒不如說閣下樂於一沉百踩,幸災樂禍。想妄想他們擔當社會的道德楷模,合約無寫,承諾不包

再說炒人,上司不滿下屬炒人,有何不妥,說女方因拒絕愛意被炒,兩者關係只能算是CORELATION,並非必然因果,疑點利益該歸被告。要控告上司無理解僱,受害人至少都要提出實質證據,證明僱主是因為歧視等理由而炒魷。正常商業社會,炒人更本無須特別理由,樣衰,炒你可也﹔想安插親信或幫親戚朋友,炒你可也﹔覺得你影響上司心情同同事士氣,也炒你可也。哪怕是甘太得悉事件要件甘威炒人了結,也是與人無尤,這就是打工仔必然的不幸,當中根本不牽涉什麼濫用權力,而是純然權力關係不對等的具體表現。今天女事主明知事件已弄得牽然大波,隨時破壞一個議員的從政生涯、一個議員的生涯、一個政黨的形像、一個議會的運作,就更應該鋌身而出,杜絕悠悠之口。她當初有心服務民主黨,總不會願意看到民主黨今天如此不堪,當是為自己為他人的公道作著想,她不可以再隱沒於市,任局外人或半局外人繼續加鹽加醋。

回想當日甘為雷曼苦主仆心仆命,今日樹倒猢孫散,先有黨友生怕群眾責難而諸多微言,後有公眾一見牽涉男女就亂砲轟炸,有誰敢為甘說句公道話?雷曼苦主在哪?港島選民在哪?香港人不說要少政治多實務嗎?今天大家何以埋首政治賤招,乘機抽水,要藉私生活、道德為名,拉其中一個最熱衷議會工作、對議員一位最珍而重之、對工作最具承擔及盼望的議員下馬?私德有虧如何,還未輪到我們去審判,你不滿意,下回不選他便是,只怕到時事過景遷,發瘋一輪以後回首過去,也覺事件不過芝麻綠豆,Why should I care? 可是你聳聳肩一笑置之好容易,有人卻為你賠上一生的宏志。

甘生,是時候站出來,講清楚,你以為自己想保護當事人,但請你記緊,是港島選來選你出來,你欠他們一個交待,請先保護、顧念他們。與其由得人人(包括我)胡亂猜測,倒不如用真相一鎚定音。若你覺得自己確實有罪有錯,請用你以後的工作去補償。你既無犯法,既非瀆職,去留問題,由下屆選舉決定。今時今日,坦白便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