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3日 星期二

屋邨商場之傷逝

筆者自幼家住觀塘樂華邨。屋邨商場的某家雜貨店,是筆者廿年來買玩具買紙筆的地方,跟老闆相當熟絡。近年領匯加租逾倍,老闆即使千不甘萬不願,最終都決定結束他廿四年的心血。傳媒訪問後不足一天,我親眼看見舖內的貨架早已空空如也,舖內只得零星街坊在跟老闆寒暄,感覺破落。

承租屋邨商場店舖的生意人,絕大部分都是小本經營,主要服務邨內的居民。過往租金之所以特平,一來可確保邨內居民可享用廣泛的服務,無須動輒出邨,自給自足﹔二來是讓資金微薄的普通市民得以自食其力,為居民提供廉價的街坊生意,人人受惠。商戶與居民背景相約,朝見口晚見面,自然就話多投機,漸漸建立起一段段深厚的情誼,為屋邨生活添了一點久違的人情味 --老闆會知道我用慣那款原子筆,又會清楚那款筆特別好寫,時時都給我一個好價錢。即使膁得一個幾毫,他仍然熱衷於瞭解我這個顧客,為我設想周到,是一種發乎真心的關懷。

無奈地,一段段難得深厚的屋邨情誼,卻被領匯的唯利是圖逐一摧毁淨盡。街坊生意紛紛結業,居民從此只能任大型連鎖商店魚肉,明買明賣。即使貨品選擇多了,價格卻已不由得你去選擇。店員返工放工,對顧客亦只餘公式的問候,以及循例的慇懃。一種教人細味屋邨人情,煙消雲散。

感情,是一種感覺﹔生計,卻是實實在在。領匯近乎三峽迫遷式的 “以租趕戶”,狠狠地剥削了普通人白手創業的機會,直接扼殺升斗市民的生計。屋邨商戶大多經營街坊生意日久,工作經驗欠奉。年長而尚有餘錢者,或可勉強退休﹔但對於個別商戶,人到中年想重操故業,既未必能夠承擔私人商場的舖租,又要重新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重建客源,與現有商戶競爭。市道低迷,是又一條艱難路。

領匯營辦多年,筆者總覺商場除多了幾個燈箱、指示牌和保安員,就一無是處。樂華邨人口老化,綜援戶比率亦高,不難想像領匯會無心為商場注入任何新元素,只願停留於最基本的管理,收收補補。它只淪為領匯財務報告上的一個微不足道的項目,一塊雞肋。領匯高層或許不曾住過公屋,樂意事事以銀碼辨識﹔但對筆者而言,屋邨商場的人情,是真正的集體回憶,是香港草根階層的非文質文化遺產。說來好像很誇張,可是在今天的香港,人情早就褪色發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