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0日 星期五

也許,特首是受害者

醜聞頻頻曝光,曾特首不顧民情,一直以硬撐死保尊嚴,以譴責逃避解畫。為港英服務三十年的他,不但學不識宗主半點政治皮毛,反而在回歸短短十二年內,學齊傳統中國政治之鑽營、專橫和假大空。前朝老董根正苗紅,尚要腳痛下台﹔今天前朝貴冑/餘孽,竟然同遭沒頂。究竟中央還要讓港人走多多少歪路,方能善到彼岸,得以普選?

曾蔭權政治觸覺之低,固然成靶﹔但與其說他私德有虧招致責難,倒不如怪今天的選舉特首的制度,怪中央當日勉強將他捧上大寶。曾特首以為不學老董一味死做、不識公關,就能順風順水,左右逢源﹔但他卻萬料不到,港人不是單單要一個董建華的相反(OPPOSITE),而是要一個為社會注入生機的普選制度。制度不變,不論誰當特首,他/她都只能淪為市民與利益集團(即富商巨賈、親中人士、中央代表)的禍心,永遠只能藉漠視、扭曲、出賣、推倒公眾的意願,去維繫當權者的祝福和庇蔭。制度一日將民意摒於外,利之所在,特首只能歸邊中央,與市民訴求對立。對民主嚮往卻不得的市民,自然亦會對非自己屬意的特首抱不信任態度,監察百倍嚴厲,批判百倍刻薄,表面看似攻擊特首個人,實質是朝制度衝著來。特首一面要犠牲市民利益曲迎中央,同時又要攏絡公眾向中央交代,他在政治上承諾不了什麼,就只得訴諸利誘。而當連利誘都攪得一團糟,公眾新憤舊怨一併爆發,政府沒頂,也就理所當然。

由此推之,特首之威望,是先天性低,根本無須所謂傳媒的中傷,根基本已危危。傳媒之死咬,公眾的嘩然,不過是將公眾對制度荒謬、民主無期之不滿放大兼具體化,以點(輸送利益)攻面(壞制度造就廢特首)。曾特首今日民望凋零,可以說他咎由自取,亦可以說是現實使然。專制當前,註定只要阿爺屬意,能力抱責無關宏旨﹔註定特首只會與民為敵,為民所指。或許,曾特首與前任(甚至後任)特首一樣,註定委身夾縫,是專制的囚徒。或許,曾特首也是受害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