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8日 星期三

選錯對手硬錯軚

美國總統奧巴馬自上任以來,傳統右翼喉舌霍士新聞一直對之極盡詆毁。由大肆報導Birther之指摘 (指奧巴馬非美國出生,無資格成為總統),以至偏袒反對聲音,指其醫療改革會主宰老弱生死(Death Panel),每一著都脫離現實,但求滿足保守勢力的脾胃。 今年七月,奧巴馬在另一電視台接受訪問時,對霍士的態度忽然強硬,公開指摘霍士是一心攻擊政府( “I've got one television station entirely devoted to attacking my administration”),剎時公眾掌聲雷動,大有一洗民主黨一向畏首畏尾的頹風。

今天,蟄伏一時的曾特首,終於就慳電膽及弟婦早獲雷曼腤償而開腔。他以攻為守,劈頭指摘傳媒無中生有,企圖削弱市民對待特區政府的信任。公眾聞之立時嘩然,輿論紛紛狠批,結果與奧巴馬相比,差天拱地。

同樣抗擊傳媒但下場迥異,原因簡單:一. 曾本非民選,先天認受不足﹔二. 先有施政方案漠視基層,繼有醜聞纏身未趁早解畫,漠視公眾的合理懷疑,進一步推冧特首誠信﹔三. 本地傳媒就算再捕風捉影,報導至少基於事實及合理疑慮,論偏頗論敵意,遠遜霍士。曾特首今回挑戰傳媒,簡接違背民意,必然令傳媒強烈反彈,變相又加深特首的被迫害意識,繼續自我隔絕。一次地雷炸不死,來日方長,前路絕對危險。

特首清白與否,絕非他一人說了便算。向市民完整交待事件始末,就是特首唯一取回公道、抗衡負面報導的機會。就算特首自信全無過失,單單是因缺乏政治觸覺所致的誠信危機,就夠他本人親身公開致歉。特首跟幕僚若然清醒,早該為個人之失策先致歉,範例如下:

“本人對於連日的報導,深感遺憾。對於政府政策所引起的公眾疑慮,我作為代表及維護全民利益特首,實在責無旁貸。我深信政府與市民的關係,應該是對等而透明 -- 政府既要洞悉民意,市民亦該對政府不吝鞭策,大家群策群力,把握機遇。為了政府的聲望,為了挽回市民對政府的信心,為了儘快消弭爭議,抓緊復甦勢頭,我願意將討論帶返至客觀、公正的軌道,接受傳媒基於事實、合乎事實的提問…”

筆者蒙昧,只知上述寥寥百字,是一個真正尊重民意、顧念政府日後施政的領袖的基本信念。

或許特首真的相信:沒有輿論的攻擊,全民真的會萬眾歸心。公眾對政府的不信任,一概跟政府施政與認受無關。然而,不信任的產生,是非民主體制的先天缺憾,絕非生於一兩篇報導。只要特首一日非普選產生,公眾就一日無法予以信任。再者,面對一個備受利益財團操控的非民選政府,傳媒站在監察最前線,亦註定永遠要捕風捉影,揭發任何可疑舉動於微時。若想直正取公道於民,若相信人民眼睛雪亮,特首就該從容面對,坦誠交待。今視民望如浮雲,又視輿論如毒煙,特首自己敵視傳媒,但又無力自行掌握民情,試問日後還能靠何管治?

為了面子,今日特首可以堅決如斯﹔但一說爭取普選,何解特首可以全無guts?無他,認清誰是真老闆,就清楚向誰靠擦,向誰靠嚇,真無奈。

1 則留言:

k 提到...

the key difference is that:
1. Obama acknowledge and respect that there are people against his administration and he reaches out;
2. bowtie is deaf.

the ratio of their E.Q. is something approaching infi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