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2日 星期四

明明自刎 何來隊冧?

這邊廂,曾特首有膽送無膽認,對涉嫌向姻親輸送利益一事,三緘其口﹔那邊廂,環保局局長邱騰華叫議員 “唔好隊冧個計劃”。

隊冧一詞,潛台詞是有人想置政策於死地。是誰蓄意與政策對著幹?當然是窮追猛打傳媒和議員。這個有意無意的 “隊冧”,可能是現今政府最明確的表態—是事件,純粹好心政策 vs 黑心輿論。故事大綱是政府一心寓小惠於環保,卻竟換來傳媒的小題大做,煽風點火﹔議員見勢色不對,又不論勤皇反皇調轉鎗頭,不是直擊政策以權謀私,就是側擊效果配套成疑,實行置良策於萬劫不復,令政府誠信死無全屍。時至今日,邱局長只一味糾纏於落實政策的細節,仿如勢在必行﹔特首完全無意為利益輸送之譴責而解畫,對公眾的合理疑慮置若罔聞。究竟是政府自信清者之清? 是妄想以不變應萬變,免得落人口實?還是正謀求死人政治化粧,想為事件塗脂抺粉?

特首多日的龜縮,早已令民情及輿論全取主導,僅欠起腳勁射破網。事件關乎特首一職之莊嚴(其非兼普選產生,莊嚴本已殘缺),本來就不容曾特首處之泰然。及早回應道歉,本該可以令事件暫時降溫 ﹔現在時間一拖,公眾觀念早已根深,遲來的道歉,只會淪為惺惺作態﹔撫心的辯解,只會被視作砌齒狡辯,結果同樣道德破產。當然,或許曾特首確實捨不得面子—畢竟自詡強政厲治,死狗絕對不能做—那就好辦,特首只要什麼都不用說,照舊死口不認,一於學足前朝老董八萬五已不存在的路數,吩咐邱局長靜靜收起慳電膽建議。以後凡遇議員質詢傳媒刁難,都例必以發展經濟、創造就業、促進和諧去招架,鼓勵市民無謂沉溺爭拗,有損復甦勢頭。就算民情太兇,甚至有人威脅彈劾,記得曾特首當日給社民連議員擲蕉一事嗎?特首大可說當日為閃避飛蕉,傷及腰腕,傷患一直存在,現在竟突然復發,要無奈離職,市民多數不會太介懷﹔屆時說不定還有人體諒特首,向社民連問責弒君大罪。離職後做政協,一於上北京建議全國政府機構以身作則,改用環保用慳電膽,大攪綠色經濟造就發展亮點,說不定會高票通過,鼓掌致賀,兩家拆賬膁得仲多。哪有人敢罵其以權謀私,利益輸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