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0日 星期二

難為正邪定分界?

中國法制不明兼不嚴,政府對付我等義見人士,隨時可以以言入罪。他們其中的一條殺手鐧,就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沒看錯,是涉嫌都有罪。清白與否,不由你講,亦不由法官說。政府只要對你一有懷疑,就足以令你百辭莫辯—因為不令政府對你生疑,是每一個守法國民應盡責任。當然,你永遠不會知道什麼成疑,什麼不成疑﹔一切說得太白,既會削弱執法者的權力,亦會留下一條底線,鼓勵民眾挑戰。

同樣道理,閣下的言行舉動是否構成煽動,亦是全出於執法者的主觀判斷。不用無須實質的抗爭,只要有離間政權與民眾之可能—包括揭發官吏貪污舞弊、包娼庇賭、侵吞國產、社會不公、權鬥內幕,總之種種有機會令國家政權丟面(不是蒙羞,若懂得羞愧,早就不幹)、足以令民眾對政府不滿之行為,皆屬煽動。就算對政權確實令民眾不滿,你也不能提醒人民應該不滿、敢於不滿。

至於顛覆國家政權,更是獨裁國家獨有的罪行,在一般民主社會中,只有叛國,沒有顛覆國家政權﹔只有因損害、出賣全體國民利益而受罰,沒有因損害、阻礙少數既得利益者而受罪。民主政制的全國性投票,基本上存在著更替現存政權的可能,每一次有以文明手段顛覆政權的含意。中國農村所推行的簡單選舉,人民代表輪替,何嘗不是一種簡單、粗糙的政治顛覆? 中共一方面稱頌民主,其實等於鼓勵顛覆﹔另一方面又動輒藉顛覆入罪,壓抑異見,究竟是一時權宜,還是人格分裂?

只有極權,才不容被顛覆﹔只有一個將自己當成國家、無黨無國的政權,才會將政權之傾折等同亡國。國家成了黨的私產,人民成為黨的雜役,董事局屆屆人選不同,人事傾軋,爭著勞役人民的大權,奪著本屬全民的利益。哪怕平民百姓受著天大壓迫,不要妄想在一個騙局中求取公道,更遑論反抗 —因為在中國,殘害人民無罪,顛覆政權必誅﹔雖然真正顛覆著政權者,是逼迫民反的貪官暴吏。

現在再聞某某義見人士因 “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關被押,筆者都感覺複雜,圖嘆之餘,亦覺諷刺。圖嘆,是因為國家機器實在太強﹔諷刺,是因為每次要到政權拉人封艇之時,咱們才有機會認識到那群一直寂寂無名地爭取民主、為民請命的義士,多少為國家積存一絲希望。悠悠大地,恐怕沒什麼東西照妖鏡比得上一條“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可以立刻分辨正邪忠奸。要為正邪定分界,一條罪打下來,二元分明,易過借火。這是全民的不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