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5日 星期四

熱烈慶賀曾特首提早 “榮休”

特首新一份施政報告,萬眾期待,結果是低處未算低,完全符合公眾 “失望”的祈望。

主打六大產業, “教育”純然贊助留學生過橋抽板﹔“醫療”融資及私院發展配套霧裡像花﹔“環保”與 “創作科技”一貫知乎者也﹔“文化創意”註定要被大陸市場扼殺﹔ “檢測和認證”發展遙遙,政府決心、方向存疑。總括而言,六武器感覺病急亂投, “度得出”就受。就算不明就裡,亦即管死馬當活馬醫,傖倅應付現時 “願境”之需要。

論利民紓困市民,更是不值一哂:政府慳家,連帶中產及低下階層繼續未得分毫,恒常 “自求多福”。家家戶戶繼續勒緊褲頭,就可以繼續幫特首畜養庸才與懶官。做善事,香港人當然不遺餘力 --你的一分一毫,絕對可以幫到好多智商仍處於第三世界的正副官員和政治助理,度過難關。

二零一七的選舉路線,是次報告當然又是漠視民意,不聞不問。玩舖勁的真意,原來就是夠 “薑”視民意使賴,撒手無管,叠埋心水食長糧。眼前二零一二年的選舉,曾先暗示普選無望,但又強調會為選舉方法展開諮詢,會以包容及開放精神收集民意。民意照收,奴頻照舊,所謂包容及開放,其實是指港人對中央應有的態度。

是此報告被譽為回歸後最差的施政報告,無他,皆因曾特首從來都是打份工,僱主亦是中共。臨別秋波,當然想輕舟已過。一句淡然的“這屆政府有點生不逢時”,就讓曾特首露底人前,提早為他的政治家生涯,劃上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問號。觀乎一九二九年的美國總統羅斯福,一九八九年的港督衛奕信,以至新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沒有祖國做靠山,情況比香港百倍惡劣,都未嘗嘆時不與我,反而鬆容衝關。時世,從來都是靠領導人自己把握和創造,但對於一個薪酬高於一國總統的一隅打工仔,這個道理既是理解不了,亦無力負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