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3日 星期二

江胡私鬥禍國殃民

極左或傾左,是中國的心魔。每逢中共自覺局勢失控、政權不穩,傾左必然抬頭,主張減慢、甚至剎停改革,強化統治權力。

所謂傾左,內容模糊空洞:它既非傳統站在勞工階層的政治形態,亦非當今開放式多元國際主義。過去的傾左,凡指拱衛毛澤東之階級鬥爭路線,其餘異見一律傾右。今天的左右之分,則純然反映黨內對改革開放、自由經濟之分歧,即步伐是緩是急,控制應鬆應緊,目的不離確保中共政權萬世一系。簡而言之,左派深信抑制開放步伐,加強政權控制,就能盡量減低任何不明朗因素,避免中共經歷蘇共極速倒台之厄運。而右派則認定改革不能拖緩開倒車,必須儘早改善民眾的生活質素,換取民眾鞏護中共。前者使硬,一字寄之曰 “控”﹔後者靠軟,一字寄之曰 “錢”。

近年疆藏異亂頻仍,全國維權抗亦爭無日無之,民亂似有星火燎原之勢。驟看大亂將至,黨內傾左人士一如當年大鳴大放及六四事件前後,乘勢發難,將民生不穩歸咎於改革步伐太急,企圖從所謂開明派手上奪回主導。老毛造神再起、國慶江胡並列,均被認為是極左回巢之開端。

表面是意識形態之爭,內裡卻不離權力及利益的瓜分。左派的心思,就是醬缸神聖不可侵犯,必須每每透過內部強化,以鎮壓外部之不穩。山頭派系一動,貪污腐敗一打,法制政體一革,就等同削弱政權權威,侵害既得利益,鼓勵人民挑戰中共。在傾左眼裡,個人利益與國家命運早就混然天成,哪怕醬缸再臭再爛,若然有人敢用手敲打,敢損老子一處缸瓦,就一定脅國家之名,瘋狂反撲。中國既是咱們的私產,霸了多少就多少,你敢向我追索,我在手下面前面子尤關,必然反過來向你強搶。而政局不穩之真正根源 –貪污腐敗、法制敗壞、人權淍弊,卻偏偏未得當權者絲毫垂顧,不但民怨未有疏通舒緩,反而受壓更烈。結果是在上者展開了一場 “江胡”廝殺,茫無所向、任當權者驅趕播弄的人民就得準備捱刀,要求神拜佛。

削藩不得,反腐又無力,民主更不能,在中共統治下,中國永遠只能顛簸於左右之傾軋,連履行治國最基本的埋念 --實事求是,對症下藥,都舉步維艱。民生愈亂,政權愈左﹔政權愈左,政策又愈偏離現實發展,打壓又愈演愈烈,民眾不滿更熾,促成惡性循環。今回佔上風者,究竟是“捉到老鼠就是好貓”,還是 “咱們養的貓沒有一隻不是好貓”,未可知﹔筆者只知:若中共這個禍源一日沉迷搶權分贓,中國一日不得和諧穩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