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1日 星期日

再談甘威事件

以下揣測純粹虛構,如有雷同,理所當然:

甘威事件(事件重演):
首先,任得甘乃威意亂情迷,我總不相信他會為一個助理而放棄半生奮戰。性騷擾之說,疑似誇大。

再者,何謂性騷擾,見人見智,純粹視乎所謂受害者當下的感受。假如是同一件事,始作俑者貎如梁朝偉,受害者不但未必覺得自己遭受性騷擾--她甚至可坦然接受,一笑置之。畢竟容貎氣質決定一切(沒一切都有九成),樣貎俊朗,相對亦得大的包容。甘威樣貎非常一般,一樣的舉動,隨時引起十倍厭惡,不足稱奇。

當然,一都是我自圓其說。

或許甘威確實對當事人珠姐有好感,兼且宣之於口。此情此景,確實令無意接受的珠姐有所為難:是講笑定認真?他是否想大石壓死蟹?我決絕會有什麼後果?我究竟應否辭職?種種問題,都令珠姐心煩意亂,急於找朋友傾訴。結果在命運的安排下,他找著譚婆。

可是甘此刻始終還是上司,大家依然要在辦公室朝見口晚見面,心煩意亂的珠姐唯有會採取步步為營、處處防避的泠漠態度,儘可能與甘劃清界線。突然間關係生疏,尷尬浮面,不要說甘威大覺無奈,就算是其他同事、甚至甘太,都可能已經看得出丁點端倪。終於有日甘太毅然質問甘威,甘威鬱悶已久,決定自動投票,算是給妻子一個交代,也一舒心頭的鬱悶。甘太得悉,或許怒不可抑,或許處之泰然,然而畢竟二人夫妻廿載,感情猶在,結果甘太嚴令甘威辭退珠姐,免得夜長夢多。甘威聽罷,苦思良久,亦覺冷戰下去,對自己及對方的心理及工作,都是一個負累,縱然無奈,辭退珍姐始終是唯一方法。甘威明白,此類男女感情事,男的永遠吃虧﹔畢竟自己未有顧及身份,表示好感在先,令她失業,自己總得承擔多少責任。最後,甘威決定用錢補償。

往後事態發展,或許是出乎二人之料:甘威未想過金錢補償會被炒作成掩口費,珍姐亦料不到投訴會為好友譚婆利用,成為政治暗殺的武器。甘威起首閃爍其辭、進退失據,率先令形像大打折扣兼連累母黨﹔珍姐一直隱姓埋名、任譚婆自由創作,亦將自己拱手送上傳媒精製的神枱,不但未得半點應得(?)的同情,就連動機、甚至樣貎都慘被抹黑譏諷,民主之士變成共諜份子。全局的贏家,就只得殺得性起的傳媒,以及一班難得可以自抬身價、腳踏虛構道德高地的社會人士。

由始至終,甘威事件都是一場鬧劇,有人說今回蘋果喊打喊殺,皆因蘋果乃親公民黨報紙,一心想藉梟首甘威力挫民主黨,讓公民黨晉身民主教父之位。是真是假,筆者不得而知,亦無謂置評。筆者只信:若然真有其事,香港的民主派不但應該集體請辭,最好最體切腹。大業未成就自相殘殺,表面說爭取各派共識,實質欲乘機爭上位升級龍頭,自詡摩西。經此一役,民主派一定自此一定會被中共看扁,明白以後不用動手壓制,場場內鬨就足令民主FANS死心大半,抗爭更趨消極。名副其實不戰而屈人之兵,乾手淨腳。

林忌兄說甘若辭職/被罷免,民主派就應請李柱銘歸位坐陣,增強總辭聲威。筆者覺得不如去盡D:派人秘密遊說八九民運領袖王丹(或任何曾經參加八九民運的英雄…例如韓東方…不知他是否已經是香港居民?)成為香港居民,成事後打蛇隨棍,推舉王丹參加立會直選(趕得徹?未必趕得徹…下屆可否),殺北京及土共一個措手不及,一來勝算百分之二百,二來民主抗爭更可達史無前例的聲勢(說不定王丹為了回國,亦樂意當立法會議員。那時最麻煩的莫過於特區政府:不接受王丹申請,必然捱批﹔接受申請,就是犯上死罪),三來解決爭做民主大佬的問題。小弟發癲亂吹,不知各位認為如何?

話說回頭,甘威一事,可以說是派系鬥爭,亦是屬於傳媒無良炒作﹔可以是泛道德者自身思想污穢奉性必誅,可以是大部份悶極無聊一沉百踩假道德真過癮…又或者樣樣動機大雜燴。誠信?男女私情,要甘威講誠信,亦是對老婆講,唔係對你呢D三姑老婆講﹔道德?示愛當真又如何?率性而為又是錯?情不自禁,充其量是怪他不夠敏感,一時疏忽,局外人憑什麼無限上綱,胡亂填充,指某某恃勢欺人、擅權謀私?社會究竟憑什麼對議員另設道德標準,先是律人以嚴,然後又有千方百計望對方不慎中伏,藉此攪風攪雨,以少數傳媒言論謀殺民選代表?究竟所謂的公憤,是真有其事,還是純粹煙幕?係咪真係咁多人CARE?

坦白說,甘珍之間的情情塔塔,I DON'T FUCKING CARE。但事件反映的陰謀、反智和虛偽,真是今筆者氣上心頭。網上有不少人比筆者鬧得更痛快淋漓,但筆者著實按捺不住。若干香港人就是生活太安逸,悶極無聊,定時定候就要找人浸豬籠燒死佢,賤喱自然乘機發難納命來。ON 9,寫極不厭,愈寫愈振奮。

沒有留言: